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分享到:

路边的古榆,小村的精灵

2015-1-26 10:20| 查看: 4839| 评论: 0|原作者: 张阿泉|来自: 草原文化网

撰文·摄影 ∕ 张阿泉  在横穿白音和硕村的公路南侧,有一棵“白音和硕榆”,树姿清奇,它既是赤峰市的古树更是当地村民的挚爱与骄傲。

(白音和硕古榆远眺)


撰文·摄影  ∕  张阿泉



  据全国绿化委员会定义,树龄在100年以上的树木即属“古树”(树龄在500年以上的为国家一级古树,树龄在300年至500年之间的为国家二级古树,树龄在100年至300年之间的为三级古树)。古树属于地球的“原住民”,经过自然界的演化交替、优胜略汰而保存下来,是风霜雨雪、千锤百炼之后的生态精华,所具有的科研、历史与文化价值不可估量。
  古树往往“处江湖之远”,并惯于伴村落而生。任何一个贴近自然的村子,如能拥有一两棵百年以上的古树,都是相当的幸事,会立刻增加许多历史感、灵气和风水,同时也会成为晨昏守望、膜拜、“相看两不厌”的绝佳风景。而一个村子若没有古树,就缺少了阅历与时光流逝的参照物,未免寂寥了。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西部的上官地镇白音和硕村,位于半干旱山区,是一个以种植业为主、蒙汉杂居的北方小村。在横穿白音和硕村的公路南侧,有一棵“白音和硕榆”,树姿清奇,它既是赤峰市的古树更是当地村民的挚爱与骄傲。

(白音和硕古榆向上伸展的枝桠)


  (紧邻白音和硕古榆的路北人家之一)


  (紧邻白音和硕古榆的路北人家之二)


  (作者拜访白音和硕古榆后在树下留影)

村头有棵迎客榆
  被列入《赤峰古树名木》(张书理、乌志颜主编,内蒙古科技出版社2012年8月版)一书的这棵白音和硕榆,恰好长在白音和硕村四、五组所在的村口,驱车进村,远远就可望见这棵远近闻名的标志性古榆,它仿佛就是村子的“迎客榆”。

  据《赤峰古树名木》记载,松山区共有古树26棵(其中一级古树2棵、二级古树10棵、三级古树14棵)。白音和硕榆就在这26棵古树之林,属国家二级古树,树龄在400年以上,“树高18米,树围400厘米,冠幅东西23米、南北24米”。
  白音和硕榆是白榆,乃赤峰地区乡土树种,分布极为广泛。该古榆系自然生长,由于位在村口路边,特别醒目,长期以来一直被白音和硕村的村民视为“神树”。

  在白音和硕村以东几公里的地方,30多年前曾有一所中学叫“赤峰县官地中学”,当时是昭苏川一所重点中学,北临公路,南濒昭苏河。当年在此校求过学的学生都记得,学校安排的学生跑步路线就是“从学校操场出发,一直沿沙石公路向西跑,跑到白音和硕村村口古榆树下,摸一把粗糙的树干,再转头向回跑”,这棵古榆的四季风姿深深嵌进了一代学子的纯真记忆里。

 (赤峰县官地中学残存的教室旧貌)


(30多年前充满活力的赤峰县官地中学,早已繁华散尽,如今已成为一家著名的养猪场。)

白榆是北地强势树种
  推算起来,白音和硕榆应始生于明末清初,历经了400多年的沧桑岁月,长势依然属“旺盛”级别(古树长势分为旺盛、一般、较差、濒死、死亡5个等级),每年春天都抽枝吐叶,生机不减。作为“镇村之宝”,这棵寿星古白榆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占地约1亩,需3名成年人联手才能绕树一周。
  白榆,又称榆树或家榆,落叶乔木,阳性树种,喜光、耐寒、耐旱、耐瘠薄的土壤,抗风力、保土力强,多普遍生长于中国北方的山坡、沟谷、川地、丘陵及沙岗,寿命较长,一般可达100年以上,卓绝者则达400年以上仍能正常生长。在赤峰市的699297棵古树中,散生古树有320棵,其中古榆数量最多(有88棵)
  榆树之所以成为本土强势树种,可从两个方面找到原因:第一是生物学特性强大,比如根系发达、生长缓慢、抗逆性强;第二是生态学特性具有优势,大都是乡土树种,与本地气候、土壤等环境条件长期适应(科研表明,大凡长势好的古树,其土壤环境都很好,小气候适宜,有足够的营养空间,排水良好)

百年古树成精灵
  在树下仔细观察白音和硕榆,但见主干以上分杈较多,树枝粗大,树冠呈卵形或近圆形,树皮呈灰色或暗灰色,有深深的长条状纵裂。本是寻常一棵乡野榆树,其貌不扬,但400多年来它只做了“生长”这件事,于是就获得了森然遒劲之大气,达到了“俗亦极雅,丑亦极美”的境界。

(白音和硕古榆粗壮的树干)


 (白音和硕古榆下面的庄稼秸秆与牲畜)


(白音和硕古榆枝桠间的鸟巢)


  据白音和硕村的土著乡人介绍,这古树很通灵,每逢夏秋季节会自动预测晴雨,若三五天内有小雨,白榆上的水珠会在枝叶间悬空;若是有中到大雨,则水珠嘀嗒不断。
  榆树历来有“盈余富裕”之意。其榆荚形状精巧似钱,俗称“榆钱”,微绿中带有一点儿黄色,有幽香,可生食。榆叶,连同榆树皮,也均可精选晾干,然后碾压成面而吃。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最困难时期,榆树这种“树粮”不知救过多少人的性命。
  据《古树名木复壮养护技术和保护管理办法》(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编,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2013年8月版)阐述,即便是成为幸存者的古树,也会逐渐衰亡,因素主要来自环境恶化、病虫危害、人为伤害、自然灾害4个方面(以人为伤害为最严重)。想来白音和硕榆这棵“活化石”淡泊安静地长在偏僻小村,时时有村民昼夜巡查保护,受伤害的几率极小,估计它的寿命会相当长,逾越千年也未可知。







作者简介
  张阿泉:著名记者、作家、书爱家、电视纪录片导演;生于内蒙古赤峰,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主要在呼和浩特、成都两城工作与生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掌上珠玑》、《躲在书籍的凉荫里》、《答客问》、《慢慢读,欣赏啊》、《书读长城外》、《碧绿与蔚蓝》、《乌审七篇》、《把心放进一个嘎查》、《宅阅读》等十数部文學与新闻著作,现供职于内蒙古广播电视台。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上一篇:刘齐峰的诗下一篇:刘姝妹的诗
文章精选
公众号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8-4-27 12:54 , Processed in 0.164613 second(s), 35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