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分享到:

原创 | 这世上总有人教会你一些事!

2017-12-30 08:18| 查看: 710| 评论: 0

  1  我的好友小乔有个毛病,不为自己过生日,连蛋糕都不吃。  这是病,一定得治。  有一年小乔过生日,我悄悄地订了个12英寸的蛋糕送给她,谁知道她翻着白眼,愣是等蜡烛都烧灭了也不肯许愿、吹蜡烛。那天 ...

  1
  我的好友小乔有个毛病,不为自己过生日,连蛋糕都不吃。
  这是病,一定得治。
  有一年小乔过生日,我悄悄地订了个12英寸的蛋糕送给她,谁知道她翻着白眼,愣是等蜡烛都烧灭了也不肯许愿、吹蜡烛。那天我很生气,觉得自己的心意被无情地辜负了。于是,我就捧着蛋糕回家,穿过狭窄、古老的小巷,一路颠簸弄得满手都是奶油。
  次年小乔过生日,我又提着蛋糕去了,她还是不肯许愿、吹蜡烛。这让我很不高兴,于是我一边说着我的苦心,一边给她唠叨“金刚界大日如来咒”。
  不等我唠叨完,小乔走到橱柜前翻出一张照片,上面是她和一个男生的合影。
  高中的时候,小乔爱上了比她大一届的学长。那时候的她,脑子里装的都是学长,总想着会和他步入婚姻生活,风雨同舟,白头偕老。可是,上天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他们分手的那天,正巧赶上她的生日。于是,她的生日就成为那段感情的“忌日”。不等我感慨,小乔就对我说:“如果只是这样我也不至于,其实我不愿意过生日,还有一个原因。”
  后来,小乔和一个男生相恋。高考后,男生去广西读本科,她来到无锡读大专。从那时开始,他们正式加入了异地恋的阵营。
  学校附近有一家蛋糕店,蛋糕的味道很棒,所以生意一直很好,店里经常有情侣光顾。
  小乔每次都拽上我来这家店瞧瞧、看看,就是什么都不买。半天下来,我那双强劲有力的双腿硬是跑成了软趴趴的棉花绳。小乔则是拿出手机一通猛拍,还逼着我当她的免费摄像师。
  她会把每一天的生活点滴,毫无保留地分享给千里之外的男朋友:
  “嘿,亲爱的,今天我们食堂免费送饮料啦!我领到了两罐可乐,嘿嘿,你可不许喝可乐哦,那东西伤身。”
  “亲爱的,快看,快看,这是我们学院的文艺晚会。台上的歌手是我们班同学,唱得可好听啦,嘿嘿,如果你在,肯定唱得比他还好听。”
  “亲爱的,快起床啦,无锡这边今天下雪了,好美!如果你也在,我们一定要出去走走,因为一不小心就会一起白了头。嘿嘿,广西的冬天冷不冷啊?”

  2
  这就是属于她的恋爱,她会随时随地将自己的生活“实况转播”给千里之外的他,就好像彼此就在各自身边一样。
  小乔的男友话很少,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是这样,可以说惜字如金。比如每当小乔高高兴兴地发过去一大段内容,他只回复几个字:“是吗?”后来,他连字都懒得发了,只会回一些表情符号。
  和很多异地恋情侣一样,他们也开始吵架,原因只是小乔吵醒了他的周末好梦——她只是想叫他起床吃早饭,他却吼着挂断了电话。之后,他并没有打电话向小乔道歉,而可怜的小乔却偷偷躲在厕所里哭了一个上午。
  有过异地恋经历的人都知道,对方的一点点情绪在另一方身上会被无限放大,开心如是,悲伤亦如是。小小的手机屏幕,却成了她的全世界。
  寒假到了,小乔飞去广西看他。他总是在忙学校里那些什么社团的事,她便一个人在他的学校里遛弯儿,但仍会在短信里向他“转播”她一天的生活:
  “亲爱的,你们学校好大啊,我都差点迷路了。”
  “还有,你们学校的图书馆真棒。我现在在图书馆四楼,你平时也常来吧?如果我在这里读书的话,一定每天陪你来占座位。”
  从广西回来后,小乔还是和往常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不怎么碰手机了。后来,她告诉我:“我们分手了。”
  小乔说:“大梦初醒,我竟然演了一出独角戏。”
  我忙劝她:“你们毕竟谈了这么久,还有回头的余地吗?”
  小乔说:“不必了,都过去了,只是我没想到正好在我生日那天分手。”说完,她就忍不住流泪了。
  千里迢迢跑去与男友过生日,等来的却是一句“分手吧”——换了谁,能不哭呢?
  又过了一年。小乔生日那天,我打电话过去,没人接听。我只好拎着蛋糕,坐了一个小时的车给她送去。
  当晚,小乔请我在惠山脚下的一家小餐馆里吃饭。饭菜上桌,她拍了一张照片,在QQ空间发了一条动态:祝自己生日快乐!发完以后,她抓起一块羊棒骨埋头猛啃。
  当时的我,吓得手心冒汗。
  一个她此生非嫁不可的男生,在她生日那天,彻底逃离了她的世界。

  3
  这些年,她仿佛只是在全心全意演着独角戏。当谢幕之后,她才幡然醒来,原来,他从未走进她的世界,她也根本就不属于他的世界。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人;此刻,她还是一个人。
  是啊,一个人,不也一样活得神采奕奕吗?
  后来,小乔跑去常州听林俊杰的演唱会。从常州回来,我问她听完之后有什么感想。她说,一个人活着,不是也挺好吗?
  去年农历腊月初三这天,小乔打来电话:“喂,死狗,起床没?今天是我生日,麻溜地把蛋糕给姐姐送过来。”
  “乔大脸,你敢站我面前再说一遍吗?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打哭,臭妮子!”
  还没等我说完,她就挂了电话。我打通学校那家蛋糕店的电话:“喂,我订的12英寸蛋糕做好没?半小时后我来取。”
  小乔已然成长为另一个自己了。
  这个世上,总有些人会教会你一些事。终有一天,我们会活得很好——那时候,你就会明白,一个人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作者简介:
  青红,广告策划人,九臣签约作者。温柔的胖子,肚子里有很多很多肉和故事。
  新浪微博 : @作家青红
上一篇:毕力格图下一篇:方国悲歌
文章精选
公众号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8-7-23 15:27 , Processed in 0.164836 second(s), 31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