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分享到:

抹不去的记忆

2018-10-8 09:16| 查看: 314| 评论: 0|原作者: 唐艳丽

  昨夜梦见外婆,她老人家过世多年,梦见该是想她了吧。毕竟我是在外婆身边长大的。我的童年里自然多了一个忘不掉的人物,和一个与她有关的故事。  那时我常去姥姥家的菜园,夏天一到,菜园里开着各色的小花,围 ...


  昨夜梦见外婆,她老人家过世多年,梦见该是想她了吧。毕竟我是在外婆身边长大的。我的童年里自然多了一个忘不掉的人物,和一个与她有关的故事。
  那时我常去姥姥家的菜园,夏天一到,菜园里开着各色的小花,围墙的一圈被倭瓜花装饰着,角瓜也开了一地的橙黄,花形似小喇叭。园子中间种的白菜,水萝卜,还有韭菜,总之都是低矮不上架的,靠东墙边除了黄瓜,还有枝枝蔓蔓的豆角。黄瓜豆角都结的滴流甩挂。


  那时家家都不富裕,我们小孩子们也没有零食,只有小菜园里的美味才是我们最向往的。可大人们并不让我们随意摘吃,并严加看管。
  园子的西墙边离园门最远,墙边算是园子最隐蔽的地方了,姥姥在那里栽了十几棵洋柿子,为了不让淘气的孩子们随便摘吃,包括我在内。把西墙又用泥砌高了一块儿,上面还摁上尖碎的玻璃片。再后来姥姥还引进了新品种,据说那个为了防贼偷,很形象的取了个名字叫“贼不偷”,这种洋柿子即便是熟透了也是绿色的,想知道熟不熟必须亲自揉捏来验证。


  姥姥为了防贼,可谓用尽了心思。我这个家贼还是没防住!那次姥姥家铁将军把门,我趁势从西边最矮处那仅有的缺口翻墙而过,直接跳进柿子畦里,猫着腰,挨着个摩挲着,软乎乎的就是熟了,我摘得不亦乐乎,裤兜塞满了,就把小单褂的袖口挽个扣,塞了一袖兜,正要溜走,只听见墙外有人喊道:“是谁偷洋柿子?赶紧出来,非打死你不可。”我偷偷的在墙角露出头,正巧姥姥也伸头往墙里窥探,我们碰了个正脸。姥姥气的撂下背篓,跳进园子,揪住我的衣领一顿胖揍,“你到园子给我‘下雹子’来了,家里来外人这是个菜吧!都让你给糟蹋了,除了调皮就会调皮。”发怒的姥姥狠狠地收拾着我。
  柿子把我的裤兜撑的鼓鼓的,我只好赶紧供出,对着姥姥做了个鬼脸,拎起地上塞满柿子的小褂撒腿就跑。姥姥大喊,叫我站住,慌乱间,“贼不偷”顺着袖筒叽里咕噜滚了一地,我顾不得回头看,生怕姥姥都给我没收,我一直跑到村后的那块葵花地,急忙钻进地里,坐在畦埂上,惊魂未定,我便赶紧摸进袖筒,极力翻腾着,掏出那个唯一仅存住的一个小小的“贼不偷”,狠狠的咬上一口,一切惊慌和不安全被甜甜酸酸的汤汁冲淡,我美美的享受着。
  此刻,地北头的树林里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我急忙咽下最后一口“贼不偷”,舔着沾在唇边那点点的微甜,朝那个方向奔去。


  我与她的故事很多很多,甜甜酸酸中丰盈了我童年的记忆。现在品来,香甜可口,沁人心脾。我仿佛看到那熟悉的菜园,闻到浓郁的香味,她在一片葱绿中带着微笑走了,如《再别康桥》里的那句话“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就是忽然间特别的怀念。

作者简介
  唐艳丽,赤峰市林西县人,小学语文教师。酷爱读书,喜欢写作,尤爱散文,用文字记录心路历程,书写人间冷暖。在《星河》、《红山晚报》、《赤峰教育报》上发表文章数篇。
文章精选
公众号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8-12-19 08:57 , Processed in 0.162815 second(s), 31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