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分享到:

民办教师生涯

2018-10-6 09:20| 查看: 237| 评论: 0|原作者: 李木

  高中毕业后,国家还没有恢复高考制度,我成了一名回乡青年。国家招工、(工人)招干(干部)均从持有大粮本(城镇)户口的、或是少数民族的回乡青年中招录,我一个农民子女与这些政策都不沾边,好在村里的学校缺 ...


  高中毕业后,国家还没有恢复高考制度,我成了一名回乡青年。国家招工、(工人)招干(干部)均从持有大粮本(城镇)户口的、或是少数民族的回乡青年中招录,我一个农民子女与这些政策都不沾边,好在村里的学校缺少教师,我在毕业的第二年成了村上小学的一名民办教师。
  所谓民办教师就是聘用成为村小教师的人,仍然和社员(村民)一样挣工分(改革开放前农村集体组织的一种分配方式),年终时由大队(村)按全村平均劳动日值结算发工资。因为我们大队是学大寨的先进单位,劳动日值在全公社(全乡)也是较高的,所以我当上民办教师后,每年挣的劳动日值要比母亲这个资历很深的社员要高。农村合作化以来实行的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小队、大队、公社三级,以生产队为分配核算单位),我家是第四生产队的户,四队在全大队中劳动日值是落后于其它三个小队,年末母亲挣的工分要按第四生产队核算,因而每个工分值总比我要低几角钱,父亲做代课教师的工资也是较低的,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除此之外,国家每月补给每一名民办教师5元钱。村小的办公费及教室的维修等经费均由大队支付。教学业务和教师管理归公社教育办公室。


  从1977年到1984年,八年的民办教师生涯,我一直在家乡做民办教师工作。那个年代正是国家物质条件相对匮乏的时期,也是我们50、60后的一代人青春荡漾、理想飞扬、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广阔天地大有所为的时光。我们村子在1979年时设有初级中学,全校共有九个班级(其中一个是学前班),教师最多时达到16——18人,其中只有老校长马继前是公办教师,父亲是代课教师。其余人都是民办教师,我们八名青年教师中有五人是高中毕业,三人是初中毕业。我们五人均担任了初中的课程和班主任。虽然仍然和父辈一样挣工分,没有离开农村,根本不算跳出农门,但是毕业后学有所用,受上级组织和全大队社员的信任,能担任村里的民办教师,这对我们一群初出茅庐的农家子弟来说,心存感激和责任,怀着满腔的热忱开始了三尺讲台的生涯。在漫长的教育生涯中我们都成了村小的骨干教师。
  上世纪八十年代,乡村教育经费严重不足,村小的经费是大队支付,经常是开学了,教师的办公用品还无钱购置,校长就一趟一趟的去找大队的领导,有时从大队会计那里支出点钱来,有时就去商店赊欠。为了节省灯油和炉火柴,到冬季后我们所有教师就合并成一个大办公室。冬天的夜晚,两个小时的备课时间,十几盏煤油罩子灯释放的油烟在我们的头顶萦绕,取暖的铁炉里燃烧着湿乎乎的棒子瓤,灯的油烟与棒子瓤的尘烟将办公室那纸糊的顶棚熏的乌漆麻灰,放寒假时老师们用扫帚清扫后,办公室的顶棚呈现出一副浓妆淡抹的水墨画……好在那时的小学生和初中生是从不上晚自习的,但教师是必须要在晚上上班备课的。


  进入冬季后,学校改成和社员一样吃两顿饭。记得每天下午3点左右,老师们从教室抱着教案本回到清冷的办公室,将铁炉子的火弄旺,在炉盖上煲烤从棒子瓤上面搓下的玉米粒,做为一顿加餐。棒子瓤是从各小队场院里拿来的,是老师们一冬天办公室用的炉柴。那上面没有脱掉的玉米粒还湿乎乎的,放在炉盖上煲着吃,半生半熟的米香味弥撒在空气里,勾起了早已饥肠辘辘的食欲,有时不管煲的半熟还是黑呼了,都围过来捡着吃。后来老校长在会上提了批评意见,并找木匠做了一副乒乓球台,课余时间可以去打球,在炉盖上煲玉米粒的事偶尔发生一次,算做聚餐,一直是保留项目,直到我离开了村小,就再也没有机会参加这个活动了。


  学校教学条件虽然很差,可是同事们对自己肩负的责任从没有敷衍过,1980年以后农村已经实施了第一轮土地承包,同事们和社员一样分到了责任田,他们利用节假日和早晚去侍弄责任田,绝不耽误教学。把家访做到了田边地头,与学生家长在共同劳动时倾谈、回访。同事们自己动手垒墙盖倒塌的厕所,修缮下雨漏水的教室房顶,带领五年级以上的学生去沙漠割麻黄草,卖掉后购买班级用的水壶、笤帚、刷黑板的墨汁等必须用品。他们把满腔的忠诚倾注在村小教育事业中,使村里的农家子弟有的走进了大学校门,有的当上了国家干部,成了有知识有抱负的人。村里绝大多数孩子都读到了小学和初中毕业。全村的文化教育水平得到了普遍的提高。他们在农村普及小学教育的岗位上是主力军,用他们吃苦耐劳的精神、忠心耿耿的信念、任劳任怨的态度把国家在那个阶段交给他们的任务圆满的完成了。


  到2000年底,按照国家政策,我的民办教师同事们,均被转成了公办教师。教育事业迎来了大发展的美好时期,国家提出的“把教育办成人人羡慕的地方”的口号落到了实处。尽管同事们有的因为各种原因中途被辞退、减员,有的已经作古,最近几年精简的同事们,国家也给予了一定的经济补偿,这是对民办教师最好、最高的评价和奖赏。
  “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那二十年的积淀和艰苦奋斗,今天的教学楼也不会矗立在美丽的校园。回顾历史是为了牢记使命,珍惜当下。今日的乡村教育与四十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今天的乡村教师与昔日的民办教师相比也已是水火两重天。但那一段清贫、漫长的村小教师的奋斗时光,坚定了信仰,磨练了心智,领悟了生活,点缀了青春,那种与国家民族同甘苦、共奋斗的思想,那种献身事业无怨无悔的境界,那种团结友善的团队精神,成就了他们的人生。他们把淬炼的人生精华潜移默化地传授给他们的学生,哺育了一代人啊!感谢那段时光,感谢民办教师的同事们,感谢……

作者简介
  李木,原名李晓娟,住赤峰市翁牛特旗白音套海苏木,现任翁牛特旗新苏莫苏木法律服务所所长,爱好文学,追求完美,工作之余,经常写些豆腐块文章发表。
文章精选
公众号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8-10-19 07:59 , Processed in 0.164756 second(s), 31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