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土庙子嬗变的足音

2019-5-23 09: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5| 评论: 0|原作者: 沙柳

摘要: 历史并没有走多远,往事历历在目。几十年的光景,土庙子村从黄沙漫天到绿树成荫,从“没钱又没粮”的到首屈一指的富裕村,两代支书几代人,共同谱写了一首奋斗之歌。


             

在林西镇土庙子乡间行走仿佛在欣赏一幅浓墨相宜的油画。阳光祥和,土庙子被绚烂的色彩席卷了,嘎斯汰河北岸那片杨树林,树叶浅浅的黄摇曳着凋谢前的静美。田野上,红的胡萝卜,紫色的圆葱,白色的甜菜,一衰烟雨在旷野中低吟浅唱,大田里的蔬菜齐刷刷被染上秋霜。土庙子的秋天向来如此,拨开缤纷氤氲的云雾,剩下的便是漫天飞舞的收获悦动,万物纷纷换上艳丽的秋装,悉心倾听土庙子一路走来的足音,依稀回眸一条跌宕起伏的岁月长廊,那么深邃,那么凝重。

土庙子堪称林西县首富村,几百户人家掩映在绿色葱茏中,平坦的水泥路修到各家各户门口,清一色的砖瓦房错落在嘎斯汰河沿岸。每到晚间,村街的路灯齐刷刷地张大眼睛,仿佛天上的街市。可来到土庙子,却找不到那个曾经奠基土庙子的土庙,历史烟云消散的无影无踪。

退回七十年前,土庙子还是一个不宜居住的地方,即便是改革开放初期,也是挂了名的贫困村。平地沙吞墙,鸭子上了房,春种夏翻地,没钱又没粮,这首民谣形象地描述了土庙子当年的窘状,当时人们还送给土庙子一个颇有浪漫情调的名字—金沙滩。解放初期,土庙子一度是黄沙肆虐的角斗场,浮土被刮走后,裸露着的是瘠薄的土地,春种秋收严重失衡,生产环境呈现出恶性发展的趋向,生活也被套上贫困的枷锁,年复一年的困窘生活残蚀了人的自信,尊严也在频仍的沙尘暴中陷落了。

在村部做公益的左桂荣老人今年75岁,人民公社成立后当了三十几年的妇女主任,她见证了土庙子一路走来的蹒跚步履。睁开眼睛,满目黄沙烈烈扬扬,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有风便有扬沙,搅得人心烦意乱。白天把院里的沙子清理干净,睡一觉醒来又漫上一层,倘是在春季,风起扬沙漫卷,房后堆起一道沙墙与后房檐拉平,猪羊小鸡大摇大摆到房顶“观光”。那时人们整日牵肠挂肚的是如何吃饱,至于吃好穿好,还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目标。地里打的粮食不够吃,就用野菜补充。今昔对比,她认为改变土庙子的是两个人,一个是老书记李占山,一个是现任书记张显发。

历史并没走远,往事历历在目。

1969年,27岁的李占山任土庙子村支部书记,当着父老乡亲的面立下了铮铮誓言:一定要改变穷沙窝面貌,让百姓过上好日子。他已摸准了土庙子的命脉,不把沙子治住,别的啥都甭想。先治川,后治山,锁沙龙,造良田,一步一个脚印描绘着几代人梦中的家园。10年后,土庙子107条防沙带已绿树成荫,全村形成了万亩农田林网。可是,李占山调到乡里工作。屁股还没坐热,群众代表找到乡政府,递上摁满手印的请愿书。

“我们是来要人的。”

老百姓说,土庙子不能没有他。民意难违,李占山又让老百姓拽了回去。几年间,治沙造林4.8万亩,绿色重新覆盖土庙子。他们不断摸索治沙有效措施,把当初植下的单一杨树不断更新,松树成活了,果树飘香了,葡萄一串串地挂满了枝头。栽了树,打了井,种地粮食增产,村民吃饱了。土庙子村山绿,田绿,沟汊绿,房前屋后也绿了,就连季风也变得温顺起来,好日子隐隐约约露头。

可是,李占山已是白发苍苍。

2009年,李占山从支部书记的岗位上退下来,满打满算他带领土庙子人与荒漠搏斗了整整四十年,令他欣慰的是狂放不羁的黄沙终于被制伏,唤回青山绿水第一目标实现了。

“老弟,你接着干吧。”李占山把接力棒传给继任者张显发。

“土庙子种植业结构需要调整,目光要放的更远,与大市场对接。”张显发显得很自信。种大田蔬菜,土庙子实现靓丽转身。张显发从山东带回圆葱新品种,开始自己试种,取得成功后动员百姓种植,拍着胸脯向种植户打包票,赚了算你的,赔了是我的。

当真?

那年种了500亩,不知是种子原因还是气候因素,出苗率很低,影响了收成。各种对张显发不利的言论泛起,有的说张显发吃了回扣,有的说张显发太冲动,不适合当领头人,有的户还要把张显发告上法庭。张显发毅然自掏腰包,赔付了种植户的全部损失。后经农业部门鉴定,种植户把圆葱种在树林边上,光合作用不足,圆葱不爱长。得知原因后有两户给他退钱,张显发摆摆手,“算了,也怪我事先没整明白。”

圆葱种植最终还是成功了,他又开始引导大面积种植胡萝卜,也是缺乏经验,又没有机械,土庙子八个自然村,先种的村已经出苗,后面的还没种上,胡萝卜长势参差不齐。客商到地头收购,先种上的价格高,而晚种的不但价格上不去,且客商收到第三天就凉锅贴面饼——蔫溜了,几家种植户把胡萝卜堆到张显发家院子里,说的话很难听。张显发犯了高血压,去医院输一瓶甘露醇,拔下针头就去了赤峰,找到客商好说歹说把剩余的胡萝卜收购了,并自掏腰包把低价部分与高价补齐。妻子有意见了,这样倒贴也赔不起呀。这几年,张显发每年都要拿出几亩地,引进新品种先在自家地上试验,成功了再向全村推广。张显发用行动证明了诚信,赢得了群众的信服,于是在土庙子村他成了老百姓名副其实的领头羊。土庙子的大田蔬菜以每年1000亩的速度递增,到2017年,全村种植面积已经突破了一万亩。

土庙子人是幸运的,前后两任书记恪尽职守,不忘初心,带领他们摆脱了贫困,走向了富裕。集体经济的发展成了土庙子公益事业发展的蓄水池,也为村民带来了其它地方不可比拟的红利。全村人合作医疗全免,上养老保险的每人补贴4000元,60岁以上老人每人每年补贴300元,60岁以上老党员每人每年补贴500元,60岁以上老人每年入冬免费打一次流感疫苗,所有产业项目实施不用百姓筹一分钱。

 “久军吗,今年圆葱价格咋样?”

通话的是村民杨久军,村里最活跃的经纪人,也是蔬菜种植大户,近两年年均收入50多万元,最多时收入200万元。他不但在村里建起了最漂亮的房子,而且在县城里买了一百多平米的楼房,开上了宝马。2018年,杨久军一口气承包土地1000亩,全部机械化作业,有十几户贫困户常年打工。张显发说:“如果说经验,那就是发动群众学科技用科技,扩大产业规模,提升产品质量,提高竞争力,对着市场搞种植,对着订单搞种植,让老百姓对日子有盼头,致富有奔头,生产有劲头。”

村民张立峰有些奇葩,三十岁前最想摆脱的身份就是农民,最想离开的地方是土庙子。他曾跟着老书记李占山治过沙,栽过树,一天累的臭死。他固执地认为他生来就是土命,甚至觉得土庙子的村名太“土”,不仅名字土,生活也土的掉渣,最不愿听到的就是“乡下人”的称谓。放眼看到的也都是滩滩弯弯,“走进马兰滩,黄沙冒了烟,地里不打粮,公鸡上了房。”一想起老人们常挂在嘴边的这段顺口溜,浑身不自在,他离开这个土里土鳖土庙子的决心更加坚定了,暗暗发誓从此与“土”势不两立。他看衰了农村,看衰了土庙子,终于“逃离”这个让他愁眉不展贫困乡村,谁劝都不好使。

事态的发展与他想象的大相径庭。阔别十年张立峰回乡探亲,土的掉渣的村庄已不是他“逃离”时的样子,从县城新修的柏油路直通村头,大街小巷水泥路铺到各家各户门口,土坯房变成砖瓦房,家家户户用上自来水,更让他始料不及的是土庙子村竟然有了“百万富翁”,比他年长几岁的表哥杨久军,承包土地发展设施农业,带动村民种植圆葱、辣椒、胡萝卜,成了全村有名的种植大户和经纪人,表哥在城里买了房,有了车,可还愿意留在农村。

“回来吧,跟着张显发干,在城里打工挣俩钱都倒贴给城里了,咱农民就是土命,不能离开土地。”

命运给他开了个玩笑,“逃离”农村十年后又按原道走回,重新回到了原点。回村头两年承包土地十几亩,而后胆子越来越大,承包1000多亩地。过去给别人打工,百余人到他家打工。农忙时,夫妻俩一天最多能休息三四个小时。一个农忙季下来,累掉一层皮。当年秋天,他家收获七十多万元,这可是在外打工十年做梦也没想过的事。

此时和张显发站在地头,西垂的太阳释放出柔和的光素,格式化的田野让人赏心悦目。走进村史馆,土庙子百年发展史被浓缩在沙盘上,我触摸到了大自然的苍凉,感觉到崛起的图腾,绿色沸腾时,盎然的生机已经按耐不住了。墙上几排金光闪闪的奖牌:全国民主法制示范村;全区十星级文明村;自治区新农村建设示范村;赤峰市美丽乡村示范村;赤峰市小康示范村;全县十佳文明、生态示范村等等。再看看土庙子村极富煽情的经济指标:近三年年均集体经济收入60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0000元以上,50%农户年收入都在10万元以上。土庙子村土地等自然资源禀赋与其他村并无差别,是什么让这个村获得如此多荣誉,农民如此富裕?其实无需回答,答案明摆着。

百姓们都说:“给钱给物,不如有个好支部。”村民王振奇的爱人更是直截了当,“有个好干部,才有好支部。”

一路芳华,一路阳光。2014年以来,土庙子村在大营子乡所有行政村中,贫困发生率最低。村里新建了10亩连体冷棚,种植提子,将贫困户融入到全村产业发展的大格局中,吸纳贫困户入股,获得收益分红,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还可以参与冷棚种植管理,获得工资收入,没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采取村集体救助、社会保障兜底、健康扶贫等方式帮助他们脱贫。村党总支还动员党员干部为孟令杰、刘菲菲等重症贫困户捐款两万余元。

2018年“白露”后的第二天,县里成立蔬菜商会,土庙子成为理事单位。与张显发并肩在田间漫步,空气有些潮湿,那种似雨非雨似露非露黏黏糊糊的雾气,游丝一样轻吻着脸颊,从没有过的美妙感觉滋润心田,似乎是一种暗示,这个秋天沉甸甸的,而这秋的深味,只有站在田野上才体会的透彻。

“土庙子产业发展起步早,贫困户脱贫相对较快一些。”张显发之所以用“较快”字眼,是土庙子在种大田蔬菜前,全村有三分之一都是贫困户。目前除了生大病的和残疾人,全村凡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基本全部脱贫。2017年,土庙子村收入最高的农户达200多万元,收入在20万元以上的户81户,绝大多数的农户收入在10万元以上。尚未脱贫八个自然村尚未脱贫的仅有4户,通过健康扶贫、产业基金、低保和村里全面发力,彻底脱贫毫无悬念。

“我们村对周边乡镇的脱贫攻坚也有贡献。”张显发说,“土庙子是县就业局的就业基地,每年季节性用工很大,每户都得雇人,大营子其他村,十二吐乡、大井子镇、林西镇的贫困户劳动力,每年都来土庙子打工,最多是用工在二三百人以上,县扶贫就业服务中心‘就业大巴’往返土庙子,打工者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仅王久军一年付出劳务费100多万元。本村几个大户去外村承包土地,不仅促进了当地的土地流转,也为贫困户打工创造了条件。”

村东头是王振奇家,偏巧“当家的”不在家,爱人李桂梅风风火火从地里回来。她家包了200亩没人利用的荒地,种植前两口子雇人清理地里的碎石,拉出去好几车。今年收入也能达到80—90万元。王振奇家的房子很大,塑钢推拉门窗,室内设计比照城里“三室一厅”的格局,院子已经硬化,穿着迷彩服的老人闲不住,清理完卫生又去给小鸡喂食。

“是孩子爷爷。”

李桂芝说着切开一个西瓜,这是她家地里种的。十年前,她家还是贫困户,六口人挤在三间土房里,日子过得摇摇晃晃,捉襟见肘。

“那日子就别提了。”女主人微笑摇了摇头,自从种植大田蔬菜,才有了转机。女儿考上大学,已在包头就业了。

“太累,干一天活累的骨头都疼,你没看那地有多难揍拾了,石头瓦块机械根本用不上,全靠人工。”能在那样的地上赚钱,心里暗暗钦佩。

土庙子迎来了第一场秋霜,忙碌的节奏丝毫没受影响,倒是色彩变浓了,秋色满盈的万亩菜畦展示的秋景无疑是精致的。秋霜融化后的水露浸润了蔬菜的每一个叶片,浸润了秋收的每一个细节,那种滋润极富感染力。圆葱、辣椒、茄子、豆角、金瓜、芥菜,各具形态,一绺绺,一条条,恬静纤巧的田埂像是组成丰收进行曲的音符,让人心恬静扩,我预支了大笔的倾羡,而土庙子人预支的是丰收的喜悦。土庙子一年的耕耘就此画上休止符,这便是生活的色彩,耳渲目染更具诗情画意。这时,发自肺腑地感叹土庙子的殷实富庶。秋意阑珊,氤氲云雾散去,升腾起几许诗情画意,空气润而不湿,旷野的颜色不明不暗,正处适宜。一条长长的林荫道上,自在树叶轻扬,忽才漫天飞舞,转眼间簌簌飘落在脚下,铺成了满地金黄,这是收获的催促,是土庙子嬗变的抖音。四季完成一个轮回,接下来便是孕育。天地无心惹起这万斛情愫,行走在这淡淡清新的世界里,思绪百转千回,早已将秋风瑟瑟忘之脑后,翻开厚厚的采访本,仿佛获得一笔珍贵财富。过往为生活,那一张张笑逐颜开的脸,铭刻在青山绿水间。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6-17 20:35 , Processed in 0.141841 second(s), 27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