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药乡情

2019-6-3 09: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2| 评论: 0|原作者: 王慧俊

摘要: 桃花杏花盛开的时节,我回老家准备写点文学作品。准确地说,是要到父母亲和我曾经耕种了多少年的那片土地上去走一走,看一看。那块地叫“八十亩”,是改革开放后,生产队分给我家土质最好,粮食产量最高的一块责任田 ...


    桃花杏花盛开的时节,我回老家准备写点文学作品。准确地说,是要到父母亲和我曾经耕种了多少年的那片土地上去走一走,看一看。那块地叫“八十亩”,是改革开放后,生产队分给我家土质最好,粮食产量最高的一块责任田。车子刚停在路边,一股浓浓的中药材香味便沁入心脾。我知道此时正是种药和挖药的最佳季节,地里忙碌的男男女女如春潮般在涌动。红色的、粉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衣服,如盛开着的中药材花朵,五颜六色,多姿多彩。

    西山村是生我养我的家乡,因有着多年种植中药材的历史,颇有名气,多次上过报纸和电视。

    我是农村户口,中学毕业后曾多年跟随父母在那些平整、开阔、肥沃的药材基地里劳动过,直到现在还能准确地报出“一顷三”“八十亩”“东大地”“小河套”等地名。

    在地里劳动的人们大部分我都熟悉,李树利和王东江是我从小的玩伴。他俩见我来了,忙放下手里的工具迎过来和我搭话。

   “你俩今年又种什么药材了?”我走上前握手问道。

   “我比去年多种了二亩北沙参,少种了一亩黄芪。”李树利笑笑说。

   “你呢,东江?”

   “我这里有一亩半二年生的桔梗马上就要挖完了,去年打点籽卖。今年只种了三亩地的北沙参。”东江指点着自己的地块告诉我。

   “预计今年的药材价格怎样?”我问。

   “北沙参的价格一直很坚挺,没掉下二十五六元一斤,一亩地保证收入两万四五;桔梗一斤两块五左右,省工省时,行情好,一亩地最低收入一万五六,等秋天挖药时,药商开着车来到地里收购。”李树利开心地说。

   “在这里干活的有些人很生疏,是我们村的吗?”我疑惑地问。

   “都是从外村雇佣来打工的,一天一百元钱管午饭。”李树利告诉我说。

   “这些年种植中药材,家庭富裕,生活快乐,你俩都成百万富翁了吧?”我笑看着他俩问。

   “我不如李树利,人家才是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呢,不仅盖上了四间新房,还在山上盖了几十间猪舍养猪一百多口。现在女儿在河北读名牌大学,儿子在镇初中读书,一家五口人生活有滋有味的。”

    李树利觉得王东江过高宣传了自己,摊开手指算计着和我说:“王东江两个儿子两处新房,自己还盖了一处楼房,算一算他的年收入,是全营子的大户了。”

    说起建新房,我几次回家看到营子中的村容村貌的确旧貌变新颜了,多年的土墙土房不见了,二层楼,三层楼纷纷竖起。营子中的文化音乐广场,星期假日和晚饭后,大人孩子可以尽兴地去唱歌跳舞。难怪老家的哥哥电话里和我说,现在家乡几乎在一夜间发生了质的变化,道路通,网络通,村民们不仅住上了楼房,买上了小轿车,而且还用上了节能灯,喝上了自来水。营子里原来有几个常年在外地做买卖的人都返乡回来种地了,原因是他们看到了种植中药材的效益可观,看到了党的富民政策给农村带来的新变化。

    记得四十年前,我在“八十亩”这块地里留下过无数的脚印和汗水。承包土地的第一年,我和妻子高兴地种植了一亩二分地的桔梗,梦盼发个大财。但由于我不会侍弄土地,结果才收入了二千多元,比别人家少了一千多。

    说起种植桔梗,我确实是个门外汉。但我之所以对种植桔梗感兴趣,因为它开花特别好看,花瓣呈紫色五角星状,俗名包袱花和苦根花。朝鲜人叫它“道拉基”,有一首非常好听的《桔梗谣》唱的就是这种植物。因此鲜族人家家把桔梗制作成泡菜吃。让我难忘的是,种地时,父亲悄悄留下一把桔梗籽,把我家的房前房后和树根下都撒上了。初夏一到,绿莹莹的桔梗便笑脸一样绽放着,把我们的小院装点的特别好看。

    李树利笑我是拿书本的料,不懂得如何种地。他说种地必须要讲究科学,看着种植药材来钱快,但比种植玉米下的功夫要多出几倍,从春种到秋收每一项活计都要精益求精,不能有半点马虎。比如种植北沙参吧,需要在年前农历的大雪节气里,就要把种子选好,然后清水浮选干净用布袋包好冷冻起来,直到第二年清明节才拿出来播种。播种前必须把土壤翻松整细,将农家肥均匀地撒入地里再翻松,土壤的温度在零下二三度适宜播种,种子的深浅一定要适应白天太阳的光照。播种完后,地面要压实,既防止种子透风不宜发芽,又要防止虫害。听完李树利的介绍,我觉得农民们一年四季,起早贪玩地和土地摔跤柔道,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科学种植、科学管理的技术了,难怪说土地上印证着劳动者辛勤的脚印,硕果里包含着运用科技的汗水。

    顺地块再往前走,便到了“一顷三”。哥哥和侄子一家人也在忙着种药。突然,我看到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喊着向我跑来。

    近了,一个脸色黝黑的中年汉子跑着来到我的跟前。

   “你是二哥吧?”他摘下眼镜站在我跟前歪着头嘻嘻地笑问着。

   “你是……史东廷?”我上前和他紧紧地拥抱。

   “有几年没见了,精气神不减当年,还在开车吗?”

   “冬天不忙时外出跑跑拉点货,春节一过,就购买种子化肥准备在家种地了。说着,他掏出颗烟来递给我。

    东廷是个偏瘦点的小个子,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特别爱看书、爱写作,“四大名著”不知被他读了多少遍,忙里偷闲就动笔写作品,村民们称他是“土著作家”

    说起“土著作家”,东廷给我讲述了一件很难忘的事情:

     2014年3月28日下午,天空中飘着柔柔细雨,清淡而缠绵。那天他正在地里种药,村里领导突然找到了他,说李克强总理要来视察这里的药材基地。

    史东廷听后十分高兴。因为他这个“土著作家”对全镇药材基地的情况了如指掌,多次写过这方面的散文和诗歌。此刻,史东廷反复构思着几句感恩的诗,代表全镇人民把心里话说给总理。近些年牛营子镇药材种植面积达6万多亩,占耕地面积的一半多,同时还辐射带动了周边几个乡镇,十几个品种出口到日本、韩国和东南亚等地,换回了40多亿元人民币,农民的腰包像含苞欲放的桃花,明显地鼓了起来。

    雨在柔柔地下着。不一会一辆中巴车停在了公路边,十多个人从车上走出来。史东廷一眼便看出走在人们中间的那位正是李克强总理。李总理不顾道路泥泞,来到地里亲切地和农民们握手交谈。一会儿,他便从一农民手里接过铁锹挖了挖药地,然后蹲下身子抓起土块察看墒情。这时史东廷也紧挨着总理蹲了下来。总理抓起一把半潮湿的土壤和他说:“这也就有几个水吧?雨如能下一天一夜可就好了。”总理抬头巡看着周边的土地,拍拍手里的土站起来点着头说:“春雨贵如油啊!”史东廷看着总理,微笑着说:“这里已7个月没降一滴雨了,今天这喜雨还是您给带来的,好雨知时节啊!”说到这儿,史东廷有些激动。总理亲切地摆摆手笑着说:“不是我带来的,不是我,是老天懂得你们的心啊!”

    说到此处,史东廷感到很是遗憾,原本想好的几句感恩诗竟没有说出来。我看着他那双清澈的眼睛,便充满了按捺不住的喜爱,抬手轻轻捏一捏他的脸颊说,老弟,你幸福死了,能和总理零距离地站在一起说话多令人羡慕啊,看来你这个“土著作家”的文学梦还要往大做下去,写出更多更美的作品来!

    东廷一双手搓着,笑着,一幅如饥似渴的样子。

    老家很广阔,绵绵的原野一直印在我的记忆里。特别是夏季一到,药材基地铺天盖地紫色、黄色、红色和白色的花儿汇成了花的海洋,微风吹拂,花浪翻滚。蓝蓝的天空像是一台高倍的摄像机,录下了鸟儿与花儿叽叽喳喳嬉闹飞翔的姿势。走在路上,望着花海,不仅仅你的鼻息间充满着花香味,就连你的头发和衣服上,都充满了浓浓的药香味,真是一幅从未见过的技艺高超而又内涵深厚的美术作品啊。记得父亲多次和我说过,以后家里院内院外要多多种植点中药材,这是宝啊,养身延寿,开心快乐,有病治病,无病赏花保健。

   “这些年通过种植药材,农业农村农民确实富裕了。我们整个营子彻底脱贫,再没有一家贫困户。人们感恩党的好政策,有几家村民高兴地每天在家里都要举行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盖新房,买新车,修新路,出国游成了靓点。就说孩子读书吧,高中毕业,家长就花几十万让孩子去国外留学,你说有多牛?”史东廷羡慕地吐口烟和我说。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啊。东廷,我很佩服你敢问路在何方,不断追求进取的精神。实践证明,土地承包到农民的手里,确实是惠农的。如果前些年不是你们带头到河北、安徽、香港和韩国去参观考察,就不会有今天的收获吧?”。

   “现在全镇18个行政村,280多个村民组的万余户农民都在种药。那些年,我们西山村只是个传统种植村,以玉米、小麦为主,村民收入有限。我的几个朋友从外地考察回来后,首先从改革传统的种植理念做起,变种粮为种植中药材,直接与国内外的销售市场对接。随后,旗镇两级政府以调整农业种植结构为抓手,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像春风一样在全镇吹开了,桔梗、北沙参、黄芪、板蓝根成了大面积种植的主导产品。”

    牛营子镇有着300多年的种药传统,早在清朝康熙年间这里就建有“药王庙”。相传1784年,乾隆皇帝狩猎至此,望药花赏心悦目,闻药香沁腑醉人,遂赐地名“药王村”。从此家家种药,户户得益,历久不衰。

    这里过去的确有过“药王庙”的称谓。记得我十多岁时去姥姥家还见过古色古香的“药王庙”呢。庙院不大,松柏挺立,庙前的石台上雕塑着一位身穿黄袍,手拿药签的老者,冉冉的胡须下,有一只仙鹤展翅欲飞。有人告诉我说老者是药王孙思邈,是从西方驾仙鹤顺锡伯河一路而来的。

    锡伯河,是我家乡的母亲河。清清的河水,四季流淌。在它的灌溉下,全镇两岸的土地由薄变厚,由黄变黑。也可能由于药王到来的缘故吧,人们种植中药材后,很多药材成了餐桌上的食品,不仅家家户户的大人孩子常年无灾无病,就连牛羊猪马吃完中药材的花叶和秸秆也膘肥体壮,肉质鲜美。

    种植中药材,的确搞活了经济,富裕了百姓。1999年国家科技部命名牛营子镇为“国家绿色中药材生产基地”,获得了“中国北沙参、桔梗之乡”的殊荣。现在全镇北沙参产量占全国产量的60%以上,桔梗产量占全国20%以上。为了加大中药材的种植,形成产供销一条龙,镇政府先后投资了600多万元,建设了牛营子中药材交易中心,建立了农民中药材生产协会,挂牌营销中草药材专业户达120多家,打造出“荣兴堂”“益华”“万事达”等10多家超百万元经济实力的龙头企业,其中有3家药材加工企业通过国家GMP认证。

    说话间,李树利气喘吁吁地跑来,他把几个装满物品的塑料袋递给我。他告诉说,这是纯土特产品,黄色袋子里是用桔梗做的狗宝咸菜,味道鲜美,可治疗胸闷不畅,咽喉肿痛;白色袋子里是晒干了的北沙参,回去熬鸡汤和冬瓜羊肉汤,祛痰止咳,益胃健脾。其余两个包装袋,一个是黄芪切片,另一个是板蓝根切片,这些都可当茶喝,是纯保健产品。

    看着眼前具有特殊功效价值的土特产品,我为家乡的土地、家乡的人民感到骄傲和自豪。我决定暂时不走了,要弯下腰来同乡亲们好好地唠一唠。我觉得,今天种药的素材就很好,一个文学工作者,只有深入生活第一线,走向社会最基层,才能坚持文化自信,作品才能有时代感;只有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与时代同步伐,才能把精品奉献给人民。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8-21 02:23 , Processed in 0.149721 second(s), 29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