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百岔河悲喜歌

2019-6-11 16: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 评论: 0|原作者: 于国栋

摘要: 我是一条流淌千年的小河,名字叫作百岔河,是碧流河的分支,流域属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水源地是赛罕坝的腹地——四其波,流程130多公里。千百年来,我一直用歌声记录我的生活,有滴血的悲歌,也有心仪的欢喜之歌。


    我是一条流淌千年的小河,名字叫作百岔河,是碧流河的分支,流域属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水源地是赛罕坝的腹地——四其波,流程130多公里。千百年来,我一直用歌声记录我的生活,有滴血的悲歌,也有心仪的欢喜之歌。

    我平静的生活被打乱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的我更多的是看到沿岸人民忙碌的身影,垦荒辟田、伐林造田。人们似乎总有使不完的劲儿,干不完的活儿,脸上挂着永不嫌累的微笑,我为此激动了好几年,觉得不再孤单。生活中处处充斥着色彩,人们的笑声,牛羊的低鸣 ,马达的轰响,这些都成了我生活的伴奏曲 ,跳动的音符,滋长的希望,我的生活充满阳光,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我像一个刚刚生育后的产妇,用无私的、无尽的乳汁滋养两岸的勤劳儿女,为此我也得到母亲河的美誉。

    渐渐的我的儿女们胃口越来越大,我的乳汁愈来愈少,我头上的花环缓缓隐退,伴我走过寒暑的花草树木少了又少,拥我入眠的白雪迟迟不到,吝啬的不得了,以往美妙的伴奏曲变成难以忍受的聒噪和吵闹,我累了,真的好想睡上一大觉。

    农田的亩数激增,牲畜的头数骤长,我的乳汁不再丰盈甘甜,我的儿女们却更加贪婪,他们似乎要榨干我躯体内最后一滴血,毁我容颜,浊我血液。我激愤了,到了枯水的季节,我以断流、干涸的形式告诫他们:千万亩的秧苗失去精神,数百万的草场枯萎无收,牛羊在咆哮,儿女们在烦躁,我真正知道了人类所说的什么是“热锅上的蚂蚁”。自私的儿女们对我失去了信心,各寻其道,以解燃眉之急,厂矿的污水大量注入我的肌体,工业废渣、生活的废弃物及牛羊的粪便等时时推到我的唇齿边,伴我同歌同舞的鱼虾们永远告别了我。我哭泣了,我震怒了,每每在山洪来临之际,大雨滂沱之时,集万千山洪之合力,讨人类自私贪婪之无情,所经之处,毁良田,摧河坝、拆桥梁,冲房屋,甚至夺其牛羊之财,索其幽幽性命,怒哉!快哉!我迷失了,彻底丧失了自我。

    善良的我,每每发泄完之后,总有丝丝的悔意,同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何苦伤了自己,害了他人呢?我在反思,勤劳的人类啊,你们是否也在反思?对了,“杀鸡取卵”这个成语可得好好体味体味啊。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我的生活再次发生了改变。我听到人们常说的几个词是 “退耕还林”、“退耕还牧”、“草畜平衡,以草定畜”、“禁牧”、“舍饲圈养”、“科学发展”、“和谐社会”,最近又常常听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打造靓丽内蒙古”、“塞罕坝精神”等新名词,我静听其言,乐观其变,在生活得点滴之中,感受其中的变化。

    人们依旧在忙碌,山林围封、荒山拍卖,造林种草,涵养水源,封山禁牧,固堤加坝,修桥造梁,环境整治,一切显得如此有序,效果是如此明显。山在悄悄变绿,人工林的面积不断扩大,人工种草也成为了时尚,护林队、护草队兢兢业业,盗采、盗伐、盗猎现象明显减少,人们保护环境的决心日益坚定,力度不断加大,荒山、河流、滩涂被合理利用和改造,被破坏的生态一步步的进行恢复治理,一些频临灭绝的生物物种及时得到保护。我的血液日渐清纯,河水长流,鱼虾嬉戏,河柳扶风,微风过处,鸟语花香,林中狍子成群,草下野兔成双,山中雉鸡高歌,水里鱼蛙低鸣,好一处风光,好一道风景!百岔河岩画让人追忆着远古的文明,坝上草原风光让人享受现代天然和人工合成的美韵。

    农田亩数降了,产量高了,效益好了,我听说成立了许多协会,什么马铃薯种植协会,胡萝卜种植协会等等,还建立了玉米制种,小麦制种等种子基地。牲畜的头数也稳中有降,什么“澳美导雪”、“西门塔耳”、“萨拉斯科”等新品种闪亮登场,据说农民养殖效益非常可观的。新农村建设让我周围的环境得到极大地改善,生态扶贫加快了脱贫的步伐,人们更加尊重自然,人与自然的关系更加和谐,利用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更加科学,趋利避害、长远发展的开发方式深入人心,我寻回了温柔,回归到本性,乳汁依旧甘甜,滋润着禾苗,浸绿了山川,我在欢歌“走进新时代”,鱼虾为我伴唱,烂漫的山花为我喝彩。牛羊因我的歌声而痴迷,将头伸向我,像初生的婴儿,肆意吸吮着我的乳汁。看!一个漂亮的姑娘用她纤纤嫩手捧起清水在擦洗粉面;看!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缓缓弯下腰,掬一捧清水吸入口中,咽入腹内,回头微笑着和陪同他的人说些什么;远处,一群顽皮的小男孩,赤裸着身子在打水仗,他们是如此的惬意。我笑了,舒心的笑了。我爱这里的群山,我爱这里的沃土,更爱这里的人民。

    我醉了,醉梦中回到了童年,唱起了童年久远的歌谣:我哭了,你哭了,这个世界不中了;我哭了,你笑了,这个世界胡闹了;我笑了,你笑了,这个世界和谐了。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上一篇:村庄,村庄下一篇:绿色中国梦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6-17 20:44 , Processed in 0.143359 second(s), 27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