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绿色中国梦

2019-6-12 09: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7| 评论: 0|原作者: 江南雨

摘要: 从一片荒沙到茫茫林海,三代坝上人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创造了世界瞩目的奇迹。何必感叹生命的短暂,自身的渺小,有一种人,他们的生命一直以另一种形式延续着。


    今日恰是清明,是祭奠亲人的日子,也是告慰先烈缅怀英雄的日子。坐在电脑前准备敲击文字的我,刚刚在《学习强国》页面看了短视频——今日之中国,如您所愿。84年前,在江西南昌国民党军法处看守所阴森的牢狱里,方志敏用充满阳光与希冀的笔触描绘了他想象中的未来《可爱的中国》,……而今日之中国,正如方志敏烈士当年所愿,和谐美丽,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


    相信大家都看过电影《厉害了,我的国》,影片中展示的无与伦比的中国桥、中国路、中国车、中国网、中国港以及那一个个正在实现的中国梦,带给人直抵心灵的感动、自豪和震撼;而影片独特的拍摄视角,全方位的实景再现,又使人如临其境般游历了一遍祖国的大好河山。在影片中,我终于见识了绿色葱茏的塞罕坝,一望无际的绿牵着人的目光一直到天边。


    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森林公园,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坝上地区。初识塞罕坝林场,是2016年初冬。天山刚刚下过一场清雪,虽是初冬,却已有些微冷。天仍然阴沉沉的,不是一个适合旅行的好天气,但闲暇时间与好天气不是很容易碰到一起的,那么说走就走吧!


    本没有目的地,跟着心中朦胧的感觉,一路由天山到克什克腾,过乌兰布统,直到承德边界。克旗生态环境好,初冬这场雪下得比较大,路面有近10㎝的积雪。沿途的山川、河流、村庄都成了一色的白,红尘与世外因雪融和。越野车在路上走走停停,爱人拿着相机,把一切入目入心的景物收入镜中。旷野岑寂,虽难见生动场景,但远山画面别致。白色的山体上,零零落落散布一些墨色的树,如一幅幅淡墨的水墨画。随便导航附近景点,“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这个名字同时吸引了我们。这时,天空飘起疏疏落落的雪花。冒雪前行中,路边广告牌上的一段文字不经意撞入眼中,“水的源头,云的故乡,花的世界,林的海洋”,同时入目的还有那一片林海。


    车驶入森林,在外面漫不经心落着的雪花似乎顷刻间活跃起来,漫天飞舞,眼前一片迷蒙。一条路曲曲折折地向林深处伸展,引向未知的尽头。路两旁的树木多为落叶松和云杉,在雪中笔直地肃立,墨色的身影于雪中鲜明。这里,只有走不到尽头的森林,走不出的把天地织成一体的雪网。这些肃然站立的树,是雪国的主人。


    有若冥冥之中的指引,我误入这陌生的世界,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起于内心,却一时无法用语言形容。只觉天地苍茫,人是如此渺小,来路与归途飘渺到虚无。正空到无着落处,林间忽现一斜向伸出的小径。弃车前往,一佛塔蓦然现于眼前。此时太阳于云中微显,有光恰照在佛塔之上,犹若佛光一现;有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两人在塔前扫雪。茫茫林海中忽然出现的佛塔与人,任谁能分得清此时自己是出尘还是入世呢?
    返回继续前行,走入茫茫的雪域森林,一种无边的孤寂与悲凉挥之不去,如做着一场不着边际的梦。唯有再经历才能获得几分真实感吧?于是,在枫水湾国际森林温泉城逗留两日,原路返回。一入森林又是漫天飞雪,而再入红尘恍如隔世。


    当时一直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原始森林,心中敬畏自然的神秘力量,感慨万千:这片森林,不知在天地间存活了多少年?不知哪朝日月曾照进它幽深的世界,也不知是否有一位古人曾于林中长啸,吟诵那“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诗句。人来人往,岁月不老,这些树木似乎共天地永存;任时光流逝,世间兴衰往复,它们一直在这里如哲人般静默,守着自己不朽的春天的梦。


    后来我渐渐得知,塞罕坝林场并不是原始森林,而是一片方圆一百一十二万亩的人工林,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是坝上三代人用愚公移山的韧劲在荒原上创造的奇迹,堪称中国生态保护的当代史诗!这比当日初识塞罕坝还令我震撼。我知道了是谁让这些树木以庞大的阵势出现于天地间,是谁赋予它们与天地共存般的永恒生命。


    何必感叹生命的短暂,自身的渺小。有一种人,他们的生命一直以另一种形式延续着;一种可共日月的精神,会永远在代代人心中延续。这是我们几千年文化传承铸就的不朽的民族魂!正是千千万万这样的人厉害了我的国;也正是伟大的祖国造就了无数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那片森林,我没有在合适的季节看到他们绿意盎然的样子,但我知道,它们永远在那里生机勃勃着,那是几代人送给我们的一个真实的、触手可及的绿色中国梦。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可以告慰先烈:今日之中国,如您所愿!华夏复兴之梦正在起航,明日之中国,会更加美丽、辉煌!

 

   作者简介:闫淑杰,笔名江南雨,赤峰市阿旗天山六中教师。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阿旗诗词学会会员,喜欢新诗、格律诗词及散文创作,在《天山诗词》、赤峰《企业文化网》中曾有专题推介,作品经常发表于各学会微信群中,并有数十首(篇)作品发表于《阿鲁科尔沁》、《赤峰诗词》、《内蒙古诗词》、《中华词赋》和《星星》诗刊等纸质刊物中。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上一篇:百岔河悲喜歌下一篇:春光贴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8-21 02:22 , Processed in 0.149335 second(s), 29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