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春光贴

2019-6-18 17: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9| 评论: 0|原作者: 韩军

摘要: 1.春花春天悄悄地走过来了。我能从杨柳微微透出的绿意捕捉到春天的脚步,然后能慢慢的品味那层绿意由鹅黄初染如诗变成浓稠深绿如酒。一株小小的开着紫色花朵的地瑾会在河滩的一个角落里给自己一个光彩照人的春天。一 ...

 1.春花

春天悄悄地走过来了。我能从杨柳微微透出的绿意捕捉到春天的脚步,然后能慢慢的品味那层绿意由鹅黄初染如诗变成浓稠深绿如酒。一株小小的开着紫色花朵的地瑾会在河滩的一个角落里给自己一个光彩照人的春天。一支闹春的红杏先用一抹粉红装扮自己,然后召集万千同伴在村庄里旷野上制造一场壮观的杏花香雪。榆叶梅则开的更为浓烈,只要远远的看见它粉红的颜色就会被摄住心魄由衷地发出赞美之声。杏花桃花梨花次第开过后,刺牡菊又粉墨登场了。这种还可以叫做黄玫瑰的蔷薇科植物以土著的身份在老家的山野里肆意绽放,以致于在我离开老家的时光里每次想起黄色的花海,脑海里映出的就是“故乡天下黄花”既浪漫又恢弘的场景。

  2.野菜

  对于出生在七十年代成长于八十年代的我来说,儿时还是度过了一段饥馑的时光,不过这段时光因为春天的来临多了一点儿幸福的味道。

  蒲公英苦碟子菜山白菜苣荬菜长出来了,我们一群小伙伴就会带上小铲子去挖野菜。我们兴奋地在田野里寻找着野菜呼喊同伴的名字或者突然来一次奔跑。如果能发现一片叫羊妈妈的植物我们还会大饱口福。羊妈妈是本地人给这种植物取的名字,它的意思就是羊的乳房。它有甜甜的味道,吃起来清甜可口,乳白色的汁液弄到脸上唇边或者手上不久就会变黑,留下斑斑黑渍。我们因为这些污渍常常招致家长的训诫,但是我们依旧不知悔改,谁能放下这天赐美味呢?后来,我终于查到它有一个非常儒雅的名字——雅葱,我们赤峰的雅葱可以称为蒙古雅葱或桃叶雅葱。

  我们的母亲对野菜的认识比我们这些小孩子要更为丰富。柳树的嫩芽儿榆钱儿椴树的叶儿,玉竹石沙参桔梗哈拉海芦笋野豌豆的嫩茎叶.......这些野菜在她们手里或凉拌或蒸炒或变成玉米面儿蒸饺儿的馅儿,每一种吃法都让我念念不忘。这里我要特别介绍一下野豌豆,我太喜欢吃炒野豌豆的嫩茎叶了。野豌豆在春天的山野里发芽很早,趁它鲜嫩的时候采下来,开水焯过后可以随意制成美味。

  野豌豆就是古语里大名鼎鼎的“薇”,它在《诗经》里出现率很高。“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这是《小雅.采薇》里的诗句。商周时期“义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在首阳山采薇而食也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典故。这个典故还被鲁迅先生写成了短篇小说采薇》。唐朝诗人白居易在<<续古诗十首>>里也有关于薇的诗句:  “朝采山上薇,暮采山上薇,岁晏薇亦尽,饥来何所为?”由此可见野豌豆自古至今都是餐桌上的美味。

  如今能吃到野菜的机会越来越少了。生活水平越来越高,靠野菜度过饥馑之年已是历史。物以稀为贵,野菜翻身成了餐桌上的珍品。

  3.植树

  春天里还有一件隆重的事情要做---植树。自家房前屋后,分到家家户户的河滩荒坡,村民们每年都会在春光中栽下一些杨树果树。杨树是白皮儿杨,用不了几年光景一棵小树苗就会变成可用之材。果树的品种要多一些,苹果沙果槟子海棠樱桃山楂李子杏,村民们根据自己的喜好各自选择。我小时候嘴馋,栽下一棵果树苗,就天天盼着它开花结果。许多年后的今天,我看到那些高大的树繁花的果树,就会想念那个年年植树痴痴等待果子成熟的童年的我。

  自家栽的那几棵树数量很少,每年林场雇工乡里村里组织的义务植树才是大事。我的记忆里从儿童到成年每年春天都有声势浩大场面壮观的植树活动。树苗整车拉来,每个荒坡都有忙碌的人们。大山背阴的山坡栽树易活,直接挖坑栽树即可。向阳的山坡干旱贫瘠,要提前几年挖好育林坑,以便贮存点儿雨水土壤。苗木多数选择油松落叶松山杏等耐旱品种。由于历史及气候原因,村庄经历过大面积开荒造田的过程,雨水丰沛的年景多次发生过洪水泥石流而干旱的年景竟然田里颗粒无收。

  如今,大型的义务植树活动已停止多年。当初的荒山秃岭被林莽所覆盖。看新闻里敖汉和塞罕坝都得了全球环境500佳,奖台上领奖的人没有我们,但是我们一样自豪,我们家乡的环境也确实变好了,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这些赞美词已成了日常。

  4.老家

  在春光里向朋友谈起老家是件幸福的事。跨省就说内蒙古,跨市就说赤峰,更多的时候想谈起的是那个叫头道营子的村庄,但是对老家的情感大概只能独享了。

  出市区向南过文钟镇的南大营子村和铁匠炉村,翻过山岗就是我的老家,这里归属喀喇沁旗的十家满族乡,整个行程大约三十多公里。几年前的十个全覆盖工程惠及到每个村落,现在村村间都通了柏油路或水泥路。头道营子的意思和市区的头道街一样,是第一道营子的意思,因为向东至老哈河还有二道营子三道营子四道营子。营子是蒙元时期山山水水扎营盘遗留下来的地方称谓。村北的明安山有燕长城遗址和辽金兵营遗址,村南相邻的十家村还有康熙的第五个女儿和硕静文的公主陵遗址。

  每一个人少年时都向往着诗和远方,拼命想离开家乡。而成年后家乡又变成念念不忘却回不去的地方。老家有我们的父母亲朋好友乡亲,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老家有形形色色的植物,它们有更久远更精彩的进化史,每株植物的身体里都藏着一部史诗。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7-18 21:22 , Processed in 0.158123 second(s), 27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