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年的记忆

2019-6-22 17: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3| 评论: 0|原作者: 江南雨

摘要: 朌着盼着人长大了。前行的脚步太匆匆,以至来不及回头看看。当终于小有所成可以放缓脚步时,蓦然回首,记忆如初,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因为今冬无雪的缘故吧?感觉这一个冬天过得真快,不经意间2018的最后一个节气已过。年,又近了!  最近诗词学会里发起了“回忆儿时过大年”的诗词跟帖,在会友的诗词中,小时候过年的情景被一幕幕回放,熟悉又亲切,遥远而清晰……那是我们不忘的情怀。


 在年的记忆里,最喜在冬日暖暖的某一天扫房。一家人忙忙碌碌,把屋里的桌凳碗盆、毡子被褥,一古脑搬到院中。大人在屋内打帚,我和二姐在院中的家什空隙钻来钻去,或者如猫儿一般在行李堆里置个窝,晒着太阳犯迷糊。最怕的是去村里的加工厂排队磨豆腐,自以为起了很早去,结果等候加工的队伍每次都排得长长。那时的天是出奇地冷,只一会儿的功夫,鼻子已冻的通红;不住地跺脚,也难抵透骨的凉。还有那些隆隆轰鸣着的机器大张着嘴,着实恐怖!至今想来仍心有余悸的还有一件事,便是得吃半冬的豆包粘糕,以至于当正月二十几我的生日到时,姐姐问我想吃什么饭?我几乎一成不变地说:“高梁米红豆饭”。   那时家里不是每年都杀年猪的,不杀时父亲通常买来半个猪的肉。杀猪时家人忙里忙外,而我唯一乐于做的活便是拣猪毛,因为卖猪毛的钱就是我的劳动报酬。当年父亲还在上班,家里的生活算不上艰难,可我还是因为一些额外的小钱开心不已。新衣服也是早就备好的,并且总是等不及过年就试了几试。   


 等过年的这些常规事情都准备好了,我家比别人家还多一项活动,那就是父亲给村民写对联。腊月十五过后,就陆续有人携红纸前来,富裕点的人家还拿来花花绿绿的彩纸。父亲拿出一个写满对联的小本本,摆上炕桌一幅幅写起来。“开门迎春春风拂面,抬头见喜喜气满堂”“逢盛世三星高照,过佳节五福临门”之类的。父亲订了《民间对联故事》等刊物,他对联中的词汇总是与时俱进的。最有特色的是父亲把“喜气满堂”四个字组合写成一个茶壶的形状,只记得“满”字的三点水是壶把,“气”字的折钩成了壶嘴,于是喜气就盛了满满一壶。我守在一旁把写完的对联一一摊平晾干,摆了一炕,连盘腿坐在炕头的祖母腿上、肩上都是,而她不气不恼。


 盼着盼着,年终于到了。大年夜饺子包好了,大姐煮着饺子,父亲在院内放几个双响,并把一挂鞭用长长的杆子挑起,交给屋内的我举着,他在另一头点燃。我从不是一个假小子样的胆大的丫头,可父亲一直无视我的战战兢兢。实际上我更喜欢的是提着父亲用罐头瓶做的灯笼,满院找还没爆炸的小鞭,折断呲花玩儿。一阵喧嚣后,我们姐妹三个进屋站好,静静看着父亲给祖母磕头拜年,然后我们一起给祖母、父亲行礼问好,才向热腾腾的饺子围拢去……祖母照例慢饮两三杯酒,再吃两三个饺子。可多数时候,仅这两三个饺子,钱就被祖母吃了去,全然不管一旁的小孙女有多失望。那时候的大人可不像现在这样,把包有钱的饺子偷偷塞到孩子碗里,生怕孩子委屈失望。也正是因此,我们这代人才经得起挫折和打击吧?吃过年夜饭,赶紧收拾碗筷,因为子夜过后便有拜年的人来,初一那天人更多,有自家亲戚、还有其它村民。祖母备好一袋糖,每人几块地分给小孩子,和大人家长里短地唠半天嗑……那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暖。 

  

 接着半个正月,有各村的秧歌扭起来了,大多踩着高跷。他们穿街过巷,站在大门口就能看遍,有两年还进院子里扭两个回合。因为已饱眼福,所以我从不做追着秧歌队各村跑的事。十五的花灯是必看的,那年月的灯都是自己扎的,巧手在民间,扎得千姿百态。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上映《三打白骨精》的电影,十五灯节上竟有人举了一个惟妙惟肖的孙悟空出来,往旁边看去,真的还有一个白骨精。于是不一会儿,孙悟空和白骨精便战做一团……用现在的话说:“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过了正月十五,一切都消停了,只剩下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无非是猪头、猪蹄、一碗面而已。于是又开始盼年,一年的等待……  盼着盼着日子好了。鸡鸭鱼肉早已成了餐桌上的日常,更不用提过去几乎盼到过年才能吃一顿的饺子;衣橱里四季的衣服应有尽有,上班的、居家的、旅游的、聚会的,无论何时何地,你尽可以展示自己的风采;城里的人们住在明亮、干净的楼房里;农村不仅山青水秀,而且街道整洁,民居舒适有特色,吸引很多城里人假期驱车前往。“现在天天都和过年似的”,这句话不知从什么时候人们开始说的,可能从那时起人们就不再盼年了。


朌着盼着人长大了。前行的脚步太匆匆,以至来不及回头看看。当终于小有所成可以放缓脚步时,蓦然回首,记忆如初,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好在每一段年华,我们不曾辜负,所以如今尚能坦然面对自己的不再年轻。可最不堪忍受的是当日年轻的人已然老去,甚至已然故去。  想来我们总是成长的太快,却成熟的太慢;而他们总是苍老的太快,我们却发现的太迟。一切冥冥之中注定的变化都在悄然发生着……就像此时的我,才忆旧梦温,不觉年来早。  所以,有一句话叫“且行且珍惜”,记忆值得珍藏,而当下更值得珍惜。珍惜现在的拥有,促使我们努力追逐更加美好的未来,那是每一代人心中不舍的梦。如今,这个梦如此清晰,它已深植于每个中国人的心底。新的一年开始了,这个梦离我们已经又近了一年!

 


   作者简介】:姓名闫淑杰,赤峰市阿旗天山六中教师。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阿旗诗词学会会员,喜欢新诗、格律诗词及散文创作,在《天山诗词》、赤峰《企业文化网》中曾有专题推介,作品经常发表于各学会微信群中,并有数十首(篇)作品发表于《阿鲁科尔沁》、《赤峰诗词》、《内蒙古诗词》、《中华词赋》和《星星》诗刊等纸质刊物中。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7-18 21:42 , Processed in 0.147776 second(s), 27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