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轮转的时光

2019-6-26 08: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1| 评论: 0|原作者: 徐素艳

摘要: 时光像个车轮,不知不觉间,把我们的年华全转走,只留给我们满脸的沧桑,还有那些日渐葳蕤的记忆……   

     


   时光像个车轮,不知不觉间,把我们的年华全转走,只留给我们满脸的沧桑,还有那些日渐葳蕤的记忆……

   
   一、爸爸的手推车
   
  七几年的时候,谁家如果有一辆毛驴车,那可是富户,每逢秋季,大家都要轮流借用,好不风光。本来生产队分田到户,土地下放的时候,因为爸爸喂了八年的牲口,生产队长破例,叫爸爸选一头自己最心仪的牲口分给我们。爸爸左看看,右看看,这些牲口都通人性,有的和爸爸在一起生活六七年了,爸爸的每个手势它们都明白。爸爸看它们就像看自己的孩子,他摸摸这个,摸摸那个,始终犹豫不定。还是我在一旁催促了一句:“爸爸,我要白马。”白马通人性,听我说,打了个响鼻。爸爸没再说什么,就要了白马。把白马牵回家,我乐得不行。平时我就经常和白马在一起玩,如今真的成了我一个人的朋友。小伙伴们不知多么羡慕呢。就这点来说,我是最富有的。这也许就是老天爷对每个人的公平。可是爸爸却很为难了。分地的时候快临近冬季了,来年春天就可以自己种地了。我家因为人住的还是几间爷爷留下的土屋,哪里还有什么房子叫白马住呢。于是爸爸只好把它拴在了树下,用旧木板钉了喂草的槽子,白马就算在我家安家落户了。从此我家的院里就开始充满了白马的叫声和哒哒的脚步声。
  可是好景不长,来年春季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农人们都很高兴,种地有了好的墒情,爸爸却犯愁了,土屋漏了,很不像话,再不修缮,有塌掉的可能。白马呢在雨中被浇的直甩头,怪可怜的。于是爸爸和我商量:“蓉儿,咱家把白马卖了吧,给房子瓦上黑瓦,房子就不会漏了,不然咱们可就没地方住了,白马跟着咱们爷俩也太受罪了,以后到了夏季雨水多,它可怎么熬啊。还是叫它去一个好人家享点福吧。再说白马老了,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啊。”我有多么得不舍爸爸知道,可是我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爸爸是不会卖掉白马的,再说我也不愿意白马跟着我们受罪。如果白马真的到别人家享福了,我看着也高兴,但是那时我还是哭了,断断续续地说:“爸爸,那就把白马卖给咱们村子里的人家好吗,如果我想它了就去看它……”爸爸点头同意。白马卖给了本村的老赵家,当时他家生活在村子里算是比较富裕的,有马车,白马去了正好派上用场,而在我家,充其量拉一下犁杖而已。白马被牵走的那天,我一直送它到新的主人家,看见主人高兴地把它套在马车上,好不威风。我是流着泪回来的。爸爸为了安抚我说:“蓉儿,别哭,等爸爸有钱了,再把白马买回来,到时咱们再买一辆马车。”可是说归说,钱哪那么容易赚到。土屋瓦上了黑瓦,气派了很多,但我总觉得生活里都缺少了什么。爸爸为了讨我开心,也为了自己使用,用剩下的钱买了辆手推车。手推车,除了车轱辘都是木头做的,很蠢笨,但是那时也算家里的一个大件家具了。爸爸把我抱上去,推着回家。我的心情才勉强好了些。从此,只要一看到手推车我就想起白马。
  手推车在我们这个贫困的家庭还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春季里,爸爸用它推粪,推种子,推化肥。不管什么车,就比一双手好用。这样也加快了爸爸的劳动速度。夏天,爸爸用它推杂草,推描地的肥。闲暇时候,爸爸去煤矿捡煤,就推煤。秋天了,推柴禾,推粮食,爸爸忙得不可开交。一方面第一次自己单干了有劲头,另一方面因为有了手推车就像多了帮手一样。而我最惬意的就是爸爸干活回来的时候,在夕阳的余晖里,或者在傍晚的习习凉风里,爸爸一边推着我,一边哼着影戏往家走。我有时也应和几句,爷俩好不热闹。在别人眼里都很奇怪呢:不就是一个破手推车吗,看把爷俩乐的。是啊,当物质贫瘠的时候,一个小推车带给一对父女的欢欣也是无法比拟的,如果没有那样的经历,恐怕一般人也是难以理解的。到了冬天,小推车还是不能休息,爸爸推着它去山上砍木柴。有时下雪了,推雪。记得那年下了很大一场雪,多亏了手推车的帮忙,我们才从一人高的雪中推出一条道来,否则真好像与世隔绝了一样。也就是在那时,我渐渐地淡忘了白马,我也曾经偷偷地去看过白马几次,在那家人的精心照顾下,果真比原来精神多了,也胖了。哎,只要它好就好了,那时我心里就有一个朴素的意识,好东西不一定都属于你的。渐渐地,我把对白马的喜爱也转移到了手推车上。过年的时候,给手推车贴上对联:“车行千里路”“人车保平安”,真的,在那时我就觉得手推车也是我们家的一员呢,没有它,我的凄苦的家庭不知要少了多少欢乐呢。人啊,什么时候都要感激一切上天赐给你的东西,只有这样你才会觉得活着真的很好。手推车在我家一直工作了十几年,后来家里富裕了,买了驴车。可是我和爸爸都舍不得把它烧火。放在厢房里,留作美好的纪念。每次去厢房,我都会摸摸它,好像摸摸我的老朋友一样。
   
   二、宝贝的两用车

   我是在父亲的老屋生的宝贝。老屋很土,三间土墙的房子,光线也很暗淡。但是我和老公刚工作没几年,每月的工资不过百元,结婚时买了日常的用具,已经所剩无几了,哪有钱盖新房呢?迫于生活的压力,平时的花钱我都是很算计的。
  宝贝长到五岁的时候,有一天回家忽然对爸爸说:“爸爸,我想要个车。”
  当时我以为是玩具车,就想叫老公答应去买。可宝贝又补充了一句:“我要我能骑的。”我们都惊讶了。当时九七年,在农村我根本没见过这样的车,就问:“你看见有人骑了吗?”
  “我在电视里看到的。”宝贝说。
  要说当时家中的日子,真是有点苦。我和老公每月工资不到一百元,加上两个家庭都不富裕,我们可谓是白手起家。平时日子就过得清苦。但是此刻孩子说了,老公竟一口答应了。
  第二天老公就从县城买回了这个儿童两用车:可以推,可以骑。说真的,这样的车,我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研究。宝贝自然乐得不行,好像皇上得了天下一样。推着车满世界的跑,院子里都回荡着天真的嬉笑。当时农村没有幼儿园,上小学前孩子都是满世界的乱跑。这下宝贝终于有了自己的玩具,从此告别了那种土里沙里脏兮兮的游戏。从此以后,只要宝贝在,院子里就会有车来回跑动的身影。而且这也是宝贝骄傲的资本。本来,很多人家有钱,就买了一个红旗自行车,推着孩子,叫很多孩子羡慕得不行。这下好,宝贝的两用车成了最大的焦点。被很多孩子围着看,有的还求宝贝要玩一下。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宝贝因为玩车而被汗水弄得花脸的样子。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车,给孩子的童年带来这么多的欢乐。而且直到宝贝长大了,车已经不能用了,我觉得那车上还保藏着天真可爱的笑声。任何清苦的日子,只要有了孩子的笑声,眼泪都会被震落的。即使再贫瘠的日子,因为有了孩子,因为能给孩子一份幸福,空气里都充满蜂蜜的味道。
   
   三、我的菲律普坤车

  那还是孩子很小的时候,我在村子里的初中上班,当时学校非常重视教育,不仅白天的课排得满满的,而且每周还有三个晚自习。虽然家里离学校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可是每天我还是忙得昏天地黑的。一天老公提议说:“要不给你买个坤车吧。上下班时间也会宽松些。”
  我心疼地说:“咱们家本来钱就紧,还是克服一下走着吧。”
  话说过我也就忘了。记得那年春天,当我再一次匆匆忙忙地从学校赶回家时,发现家里竟然多了辆崭新的菲律普坤车。弯梁、浅绿色、二四型,链子上还有链盒子。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是从天而降的宝贝。老公笑着说:“498元,可轻快呢,你试试。”
  那么贵啊,我张大了嘴巴:“钱是人挣的,挣钱不就是为了生活的好吗?”我觉得老公的话说的有道理,但还是有点心疼,大概是过惯了苦日子,对突然到来的幸福有点接受不了。那可是我俩几个月的工资啊。
  我赶紧推过车子,骑上,在院子溜了一圈,那种快感,好像长了翅膀一样。从此。我好像自己的身价都倍增了一样。骑着它,日子的甜蜜指数也一下子提升了。同事、亲戚、邻居都不断地问车子多少钱。我第一次尝到了消费带给我的快乐。
  其实,在当时的条件,很多女孩子都是在结婚的时候向对象家要三大件的,其中的一大件就是自行车。唯独我没有要,堂嫂说我真傻,该要不要,过期不候。我却那么认为,老公家里不是很富有,本来供他读师范已经很吃力了。因为我们是自由恋爱,所以老公很早就给我渗透自力更生的理念。好儿不承祖业,我也就答应了。现在老公给我花这么多钱买了自行车,大概是在补偿我吧。无论如何,幸福才是最实实在在的东西。两个人白手起家能够相濡以沫,心往一处用,日子越来越红火不是更好吗。自己赚来的钱花了不是更心安,更快乐吗?
   
   四、老公的家庭轿车

  时间过得真快,当我们在农村窝居的时候,万万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们会搬到城里,有自己的楼房,有自己的轿车,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2013年,是我家一个崭新的阶段。我们毕业二十几年,没有凭借任何人的帮助,我和老公不仅成功得把儿子供上了东北大学的研究生,而且还完了楼房的所有贷款,并且我已经通过自己的竞争考入了县里的直属初中任教。真可谓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可是,人哪有知足的时候,没有债务了,老公就有了新的奋斗目标,一天,他郑重和我召开了家庭会议。
  老婆,咱们买辆轿车吧。
  ——不行,咱们还有老人需要赡养,孩子在念研究生,马上毕业要买楼房,买车,结婚。干啥不得用钱啊。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每天在路边等车,然后坐车两个小时上班有多辛苦?
  ——那也是……
  我无语了,我还记得当时找人调动的时候,只答应调到郊区的学校一人。但老公二话都没说,就调了我,说他是男子汉经得起折腾。可是搬到县城后,老公每天要坐通勤车两小时上班,而且有时遇到大雪天车不通,还要高价打车。尤其是冬天等车实在是太难熬了,但是我确实有我的苦衷:
  你知道咱们刚还完贷款,手里哪有那么多钱买车啊。我可不愿意因为买车四处借钱。不然还是克服一下,攒两年钱吧。
  ——媳妇,这就是你的思想落后了,咱们可以贷款啊,这样负担不就轻了吗,花国家的钱自己享受。
  我不管,如果愿意买你自己张罗吧。
  我本想通过这样的拒绝冷淡他的想法,哪知老公买轿车的热情空前高涨。从来不上网的他,开始在网上搜集买车的信息。从来不逛街的他,开始跑各处卖车的店铺。而且最绝的就是,他每天给我灌输买车的信息,涡轮啦,倒车雷达了,自动挡了,各个车系了……于是早自习陪我上班,拉我去看车。晚自习接我回家,拉我看车。最后的最后,我简直都要疯了:“老公,你买吧,我同意了,否则我就只有进精神病医院了。”老公这才罢休。
   2013年七月一日,老公成功的将一辆蓝色轿车开回了家。看那表情,不亚于娶了新媳妇,不亚于得了儿子。车买回来了,还一遍一遍的给我介绍它的功能。意犹未尽的样子,我都被感染了。直到夜已经很深了,他还不愿意从车上下来,我于是打趣道:“你该不是把这当成你的第二个家了吧。”
  因为买车,家中贷了款,这一次我没有说什么。过日子嘛,没有压力哪有动力,二人齐心其利断金,有什么好发愁的。于是我利用我的优势,在中国统一教育网上大显身手,挣了钱补贴家用。老公也利用自己能说会道的优势做起了小买卖,这样一来,忽然觉得两个人又回到了白手起家艰苦奋斗的日子,虽然很辛苦,但是很幸福。有时,看见很多有钱的夫妻离婚了总是不解,好好的日子为什么不好好的过呢。现在想来真是穷则思变,富生淫逸。很多人正是被容易的得到的好日子冲昏头脑,所以才铤而走险,做出出格的事情来。而那些因为生活而奔波的人,哪有闲心想那些与自己无关的天方夜谭呢。这样看来,我和老公的日子真的挺好的。
  就在前年8月,经过一年的努力,我和老公彻底地还清了轿车的贷款,拿到轿车证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轻松,那么富有。轻轻地摸着蓝色的轿车,一种蓝色的幸福流入了我的心底。活着,真好。与自己相爱的人,为了美好的未来拼搏真好。也许,明天的明天,我们还有更大的目标要实现,但是,我坚信只要有了这种相濡以沫的情感,再大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生活在这样美好额时代,鲜花怒马都不是梦。
  这轮转的时光啊,停下你前进的脚步吧,我想停在此刻不要走下去,被幸福淹没……

 

【作者简介】:徐素艳,笔名玉树临风。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学高级教师,网签作家。曾获市教育局征文一等奖,国家教育司征文三等奖。出版诗集两部,散文集一部,长篇小说一部。作品刊登《百柳》、《中国散文诗》、《红山晚报》、《天津诗人》、《赤峰教育》等报刊杂志。作品入选赤峰百柳文丛选本。作品多次获赤峰文联征文奖。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7-18 21:41 , Processed in 0.179486 second(s), 27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