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爱在春花绽放时

2019-7-4 15: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1| 评论: 0

摘要: 沙柳着绿,叶芽青青,风中俏舞。小草伸着手努力挣脱沙土的束缚,要听听紫燕回巢的呢喃。暮春时候,一片春色的巴彦呼交嘎查迎来一场盛大的聚会——远嫁的姑娘集体回娘家。


    

   沙柳着绿,叶芽青青,风中俏舞。小草伸着手努力挣脱沙土的束缚,要听听紫燕回巢的呢喃。暮春时候,一片春色的巴彦呼交嘎查迎来一场盛大的聚会——远嫁的姑娘集体回娘家。听到这个消息,编辑部的几个人感到好奇也小有激动,决定去采访一下,积累点素材。

从乌丹镇内驱车30多公里就来到巴彦呼交的公路口,这里距村子还有6.5公里。路口已聚集了好多车和人,见我们到来几个人围了上来,我打开车窗问:“你们都是回娘家的吗?”“是啊!”她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车靠边停住,我急忙打开车门走下来,一眼看见我原来的同事乌兰,她热情地招呼我,我说:“你也回娘家,还是娘俩一起回来啊!”这个我们在一起打工时戏称的黑丫头,洋溢着一脸的幸福,抚摸着怀孕的肚子,兴奋地说:“是啊,回娘家。你瞧,这多热闹,多有意义!”说话间她把我带到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淑琴面前。这是一个面色稍暗,笑声爽朗的蒙古族大姐,刚开始说话有点拘谨,当我说明来意她兴奋地大笑并大声说:“这太好了!我们这里的故事可多了。”我们很快被一群人围住,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虽然她们说的汉语比较生硬,但我也能简单地记下她们说的只言片语。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远嫁的姑娘有一百零二人,年龄最大的已八十四岁高龄,最小的三十岁。有嫁到克旗、林东、锡盟乃至吉林等地,个别人与外国人结婚并定居国外。这次聚会共计来了六十人,最远的是从吉林赶来,她们之间的长者有很多已是四五十年未见。八十二岁的叁丹嘎日姆是这次回娘家活动中年龄最大的老者,她对家乡的巨大变化感触很深,“日子过得非常好,村村通公路,成群的牛羊,家家都有了轿车……”乌兰给我当起了翻译。她调皮地对我说:“刘姐,我是这次回娘家最小的姑娘。”说起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淑琴,她在小学当过教师,后嫁到其甘嘎查,如今有了一家自己的饲料门市。每年她们个别之间也有聚会,都是去饭店吃吃喝喝。每次都小有遗憾,总感觉气氛不对,缺少点什么。今年,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她创建了一个微信群,把巴彦呼交远嫁的姑娘们集中到一起,商量好日子,要集体回娘家,看看家乡的变化;看看多年未见的姐妹乡亲;看看她们走过的路、种过的树……

今天,天空因沙尘有点泛黄,但春风是柔的,沙柳迎风示好,青蒿拍手称芳,一棵棵杏树淡花繁簇,杨树枝头的喜鹊叽叽喳喳地叫着,迎接着村口聚齐的姑娘们。每开过来一辆车她们都拥上去和下车的姑娘握手拥抱,稍年轻的竟蹦跳起来。那高兴的样子深深地感染着我们,赶紧拿起相机拍下这美丽时刻。

我和路边五十多岁的宝音朝格拉攀谈起来,他家住在其甘嘎查,这是送母亲过来的,他母亲七十多岁了,回家乡看看的愿望非常强烈。他说,这里原来没有路,每次回来要走两个小时,过三条小河,翻越沙漠,才能从公路到达村子。村子相当贫穷落后,各家的牛羊牲畜也不多,房子破旧……送媳妇回来的四十多岁的永军也走过来,他也是其甘嘎查的家,他说当时的其甘嘎查要比这里富裕很多,许多姑娘都嫁到其甘嘎查了。娶媳妇用的工具主要是马车或者是拖拉机。我笑着问他:“你娶媳妇用的啥啊!”他说:“用的拖拉机。”我开玩笑地说那时你家一定很富裕了,要不媳妇怎么会嫁给你呢,他憨憨地笑了“是缘分,是缘分”。

姑娘们还在等陆续回来的人,我们决定先打前站到村子去看一看。这是一条新修的村村通公路,整洁的路面与路两旁的植被交相呼应迎合着车轮后退,隔着车窗只见外面沙丘上的沙打旺已返青,还有白柠条,沙柳把荒沙固定在自己站岗的脚下,时不时地有小鸟飞过,叽叽喳喳诉说着春意。我突然被山坡上的敖包吸引,那彩色的幡条撑起四周的方圆,堆积的石块诉说着寓意,不由得想起自己曾写过的几句诗:“慈悲仁爱的父亲,乐善的母亲,赋予人以生命与形体,这不朽的长生天啊!这是神,一种力量的指引”。我面色凝重起来,肃然起敬。

接近村口了,柏油路变成了水泥路,路两旁都是宽敞明亮的瓦房和有着成群牛羊的牧户。一幢欧式建筑的小洋房进驻我们的视线,让我们感觉到了牧民翻天覆地的变化,紧跟改革开放的大潮,这脚步真的是很前卫了。到了村部,“欢迎巴彦呼交的姑娘们回家”的红色条幅映入眼帘,香香的奶茶四溢每个角落。很多牧民早早地等在这里,村自建的文艺队里的队员们细心地调着二胡、四胡的琴弦,身着盛装的欢迎使者们已列好队形,耐心地等待姑娘们回家。

在一片锣鼓声中,姑娘们的车队驶进村部,老书记热情地招呼大家:“家乡的亲人们欢迎你们,你们都挺好的!”大家说着笑着,倾诉着,拥抱着……品尝着家乡的奶茶和水果,姑娘们醉了,我们也醉了。

一台精彩的演出从一首《诺恩吉雅》开始:老哈河的岸上,脱了缰的老马奔前方,性情温柔的诺恩吉雅,出嫁到遥远的地方。老哈河水潺又潺,岸边的骏马驮着缰,美丽的姑娘诺恩吉雅出嫁到遥远的他乡。忧伤深情的歌声回荡在村部的上空,姑娘们眼含热泪接过马奶酒,戴上蓝色的哈达,这片自己成长的摇篮,多少次梦中相见,今天看到家乡的巨变,见到久别的亲人姐妹,尽情地流淌着喜悦幸福的泪水。

悠悠婉诉四弦弄,郁郁低回呼麦扬。一首《赛马》曲在老艺人弹起的二胡中流淌而出,我们仿佛看到身着彩色服饰的骑手们,头上扎着彩条绸带,迎风吹起,那样的飘逸,风情无限,心旷神怡,豪气满怀,激情无限;仿佛看到骏马奔腾在原野上,后面拖起滚滚的尘埃;仿佛看到那些马背上的骑手,他们高超的骑马技巧,驾驭着威武雄壮的马匹驰骋在原野上,如展翅的雄鹰,矫健而优美,时而伸开双臂,时而做着各种不同姿态的表演动作,是那样的潇洒,那样的浪漫,骑手们的身体与马匹紧紧地粘贴在一起,不管马匹的速度多么的快,他们始终是那样的欢快自如自在,如同在地面上行动一般。这就是草原生活的原型原貌,令人憧憬,让人遐想无限。

一阵喝彩声把我从遐想中拉了回来,原来是姑娘们表演的《挤奶舞》达到了高潮。我和身边七十多岁的老书记攀谈起来,他怕我听不懂语调缓慢地和我说起了巴彦呼交的往事:“巴彦是富裕的意思,呼交是盐碱地,这里地理位置虽偏僻但人杰地灵,曾出过八代王爷。这里的姑娘善良美丽,小伙子坚韧挺拔,周围四十多个嘎查的小伙子和姑娘都乐意来这里提亲。这片土地养育的姑娘有旗里的三八红旗手,有治沙先进标兵。有孝老敬老模范。嫁出去的姑娘中最高职称曾是北京某区的区长,还有一个姑娘会六国语言,接待外宾。”他自己的侄女留学日本后嫁给法国人过得很幸福。他还说:“这里是一个半农半牧的地方,如今党的政策好了,公路村村通,家家牛羊成群,一改过去贫穷的面貌,姑娘们这种热爱家乡的情怀非常值得称赞,这在全旗乃至更大的地方也是绝无仅有的,非常有凝聚力。”老书记曾是旗里的政协委员,他幽默地笑着说:“姑娘,回去写文章名字就叫‘少郎河畔金朝晖,呼交姑娘回娘家’!”

在这份浓烈的民族气息感染下,编辑部的三位男士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一个打鼓,一个打镲,一个唱起了即兴伞头调:刹住锣鼓把话发,今天来到巴彦呼交嘎查。吉时吉地吉人美,正赶上姑娘回娘家;呼朋引伴回娘家,回家看看爹和妈。看看娘家的好日子,看看亲友在干啥;风沙迷了你的眼,老天让你回忆从前。回忆当年的苦日子,水冷草苦响沙湾;辛苦回忆想当年,如今沧海变桑田。家乡走上了致富路,街道整齐路也宽;芝麻开花节节高,感谢嘎查好领导。一代接着一代干,贫困帽子甩一边……

岁月静好,守一份安暖于心。我们都记着家的样子也在特定的环境里想着家的样子,惦记着家的样子,这就是根,一群姑娘的根。当两位老额吉跳起了抖肩舞的时候,随和的乡亲们都加入了这个优美的旋律中。风停了,鸟羞了,巴彦呼交的上空洋溢着欢声笑语。一曲村文艺队自编的好来宝《家乡赞》把这场盛会再次推向了高潮,那四弦琴上飞扬着的五彩飘带,把这吉祥、长久、幸福绽放在春花灿烂时节。

 

【作者简介】:刘艳云,网名,慧语蘭馨。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人。内蒙古诗词协会会员,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任翁牛特旗《少郎河》期刊执行主编。作品散见于《内蒙古晨报》《红山晚报》《赤峰日报》等报刊,有作品收录《百柳文丛.诗歌卷》,《华夏第一村诗词》《赤峰诗词家》发表过诗词,有几首作品编入翁旗2016年出版的《古韵新声》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7-18 21:41 , Processed in 0.153318 second(s), 29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