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爸爸,幸福在你的嘱托中成长

2019-7-5 09: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37| 评论: 0|原作者: 王海

摘要: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离开总是装做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



爸爸从生到死都没离开过家乡,出门最远的地方就是天义和凌源。他不认识字,自称“睁眼瞎”。四十多岁,头发就已经脱得一干二净,很多人跟见面都叫他“亮哥”,爸爸嘿嘿笑,感觉挺舒畅。有次吃饭时我喊爸爸“亮哥”,他拿笤帚疙瘩打我屁股,高声大嗓教训我“别人咋叫,我管不了。你敢叫我爸爸外号,揍死你。”妈妈不给我争理,反而跟爸爸欺负我“他是你亲爸爸,再丑再没能耐,也是你爸爸。你没三块豆腐高,就敢拿你老爸取笑,翅膀长硬那天,你还不得打爹骂娘!!”爸爸一怒而威,他每说一句话,我都要言听计从。他跟队长去凌源赶集,给生产队买东西,他特意跟队长借钱,买二斤油条。爸爸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相,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他用湿毛巾擦着我油汪汪的嘴唇说“儿子,过几天我跟队长去天义赶集,再给你们往回买好吃的。”我经常手里攥着糖块、蛋糕、雪糕等好吃的,美得都上天了,大声炫耀“这是我爸爸给我买的好吃的,就不给你们吃,馋掉你们的大板牙。”

我上育红班(相当于现在的学前班)的时候,靠点煤油灯照明。煤油贵还得凭票,爸爸是副队长近水楼台先得月,隔三差五拎一葡萄糖瓶子柴油回来。吃饭洗碗一律不点灯,我掏出课本学习的时候,才让妈妈点油灯。在飘忽不定的灯光中,爸爸笑眯眯看着,我用铅笔在田字格本上,歪歪扭扭写a、o、e,摇头晃脑的大声念拼音,长声怪调,爸爸满是褶皱的老脸,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刚上小学,爸爸托在凌源上班的大姨夫给我买一个草绿色帆布书包,绣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大红字。那时候,很多人都没有书包,有的用塑料布包着,有的干脆用手拿着,我背着新书包耀武扬威派头十足。爸爸跟学校的汪老师、李校长特别熟悉,隔三差五攥着几把旱烟,到学校跟老师们说话。爸爸种旱烟一绝,烟叶暗红,烟气醇香,烟民们都喜欢抽。有次我交作业,正碰见爸爸跟汪老师拉呱。爸爸郑重其事跟汪老师说“我儿子当成你儿子管,学习不着调,调皮捣蛋,惹是生非,你就替我教训他。该打就打,该揍就揍,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汪老师最爱让我回答问题,还让我领着大家读课文,他夸我字写得好,造的句都赶上初中生的水平了。小学三年级,我翻着《小兵张嘎》给爸爸讲故事,爸爸听得直眉瞪眼,用大手拍着我屁股蛋,亲昵的说“我儿比我强,故事讲得有板有眼。你好好念书,盼望你成为读书人,知书达理,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

在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爸爸得了重病,日渐消瘦,身体无力,他特别刚强,咬着牙硬挺。他在给新盖的瓦房屋里抹泥的时候,突然昏倒在地,到医院一检查是糖尿病,情况特别严重 。那时,刚分田单干四五年,苦日子刚熬到头,好日子在远方向我们一家着手。爸爸在医院住了两天,就背着医生跑了回来。他若无其事跟邻居们说“我老王天不怕地不怕,这点毛病算个啥,我就不吃药不住院。”爸爸一辈子泡在苦水里,起早贪黑,为一家人的吃喝拉撒挣命。日子刚有了缓和,又得要命的病,老天爷似乎总跟他作对。他跟妈妈说“我彻底闹明白我得的啥毛病了,花一大块钱,到后来人财两空,你们以后的日子咋过?”妈妈哭得好像泪人,我跪在爸爸跟前,攥着他手说“爸,你必须住院,一定能治好。”爸爸急了,抄起扫炕笤帚,冲着我扔过来,凶巴巴的恨不得要把我嚼着吃了“你个孩伢子,知道个啥,大人的事你少掺合,赶紧背着书包上学去。”屋子里挤满了人,都在劝爸爸要好好治病。爸爸含着眼泪说“老的少的,都心疼我,我得治得,好好活着,看着我儿子考大学娶媳妇抱孙子。”

妈妈找四轮子拉着爸爸到县医院看病,爸爸执意要买上药回家静养。医生给我爸爸开了二百多元的药,千叮咛万嘱咐,不要生气,不要吃甜食,不要.....妈妈怕记不清,还要我记在本子上。爸爸吃了医院的药,当初效果蛮好,不到三个月,病情突然加重。妈妈从凌源街里的亲戚家,打听到在宋杖子附近,有个老中医治疗糖尿病效果特好。天还大亮,我骑着车子一路向西王官营子、东沟丘、热水塘、凌源、八里堡....回到家,我的裤裆磨出血泡,钻心透骨的疼,再苦再痛,为了爸爸也苦变甜。爸爸泡在药罐子里,熬过了三年,生命走到终点。爸爸攥着我的手说“过日子就靠精神头,你不管遇到啥样的深沟,咋样高的坎,小车不倒,就得不顾一切往前推,好日子不是等来的,不是盼来的,而是脚踏实地干出来的.....”爸爸做梦都盼着我,有朝一日能坐办公室,有一份体体面面的工作,娶一个四个兜挎钢笔的媳妇.....

爸爸去世后,家里没了主心骨,我们一下掉火炕里了。邻邻居居对我家却格外照顾,开春种地让我家入伙,秋天打高粱帮着扬场.....我把时间用在看书上,相信“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东院二嫂跟妈妈说“让你儿子成天看书,都走火入魔了,那东西能当饭吃吗?”妈妈笑而不答,她老人家信我,洒下的汗水一定会把鲜花浇开。县广播电台,播出我写的诗歌《爱你像山岩那样》,村团支部书记用录音机录下来,在村里的大喇叭上反反复复播出。数年后,有家企业要我去办公室当秘书。很多人都认为,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我长相不好看,文化底子差(初中肄业,谁能瞧得起呀),最要命的是见生人就脸红,说话磕磕巴巴吧....很多人都跟我说“你呀,你呀傻狗撵飞禽。咱们离着七八十里,人生地不熟,三天两早晨,把你撵回来,那可是光屁股推碾子转着圈丢人。”妈妈特别淡定跟我说“咱豁出去试试,干了咱就踏踏实实好好干,干不了卷铺盖卷回家,不少耳朵,不少肉。”我提前做足了功课,各种公文还能应付。五一期间搞文艺汇演,在企业文工团老师的帮助下,写相声、填歌词,我组织排了四个节目,包揽了一、二、三等奖。那年,农历六月十七我大摇大摆领着媳妇,回家给妈妈磕头。我和老婆成了小山沟里的明星,东家请西家叫,大爷大娘婶子叔叔拉着我的手说“你爹没白拉扯你一回,倒了靠耍笔杆子吃饭了,给他长脸了。”

我跟老婆结婚不到一年有了女儿,生活并没有预想的那样美好,在跌宕起伏的命运波澜中,饱尝了酸甜苦辣。我们家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里安了自来水,下雨下雪,都不用像爹妈那样,到七八百米以外的地方挑水。妈妈头疼感冒,媳妇骑着摩托车带着她,直接到县城看病。妈妈心疼钱,反复叨咕“屁大点病,就去住院,那得花多少钱。”媳妇总是说“你好好活着,体格硬硬邦邦,跟我好好作伴,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亲戚朋友来做客,妈妈总跟人说“我儿媳妇那我当她亲妈,啥好东西都让我吃。她不怕我脏,天天给我洗衣服洗脚,我这是修来的福。”我女儿中考那天春天,我们家摊上一件大事,我媳妇出了车祸,脑裂伤、肺挫伤、脑轴索损伤、多发性肋骨骨折。女儿看到她妈妈那个样子,当时就转泪了,我跟她说“闺女,你妈妈没事,这里有我,你最紧要的要好好学习。你妈妈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你考上好高中。”为了给媳妇治病,我们转院到赤峰。女儿不放心妈妈,一个月三次一个人从天义坐火车到赤峰。媳妇终于醒过来,反反复复跟闺女说“妈,没事了,闺女你要好好学习,要争气考上好高中。妈妈出院后继续给你炒鸡蛋。”女儿承受住了巨大的压力,在苦痛中学会坚韧,在孤独中进行前行中考成绩在班级第一,这是女儿用汗水浇开的第一朵幸福花。

女儿进入高中后,学习更加努力。我从不过问她的学习成绩,不看她的成绩单。选择了沉默的陪伴,她在卧室里写作业,我在书房里看书写作。夜深的时候,我总要督促她赶紧休息,晚睡对身体不好。礼拜日的时候,想方设法挤出时间,陪着她逛书店,买各种教辅书,还有她喜欢的《意林》、《读者》等书刊。那段时间,我们家的特别安静,媳妇熬不住寂寞,总想没话找话,我和女一起声讨她“别乱说话,我要安静的读书。”老婆跟妻妹诉苦“我反而成了多余的人,不让大声说话,不让大声搬动东西。”我陪女儿学习的三年时光,我阅读大量的文学名著,写了很多文章。她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大学。我的书橱里摆满了一大摞荣誉证书。

清明节上坟的时候,我从榆木柜底下爸爸拎了一瓶三十五六年前的宁城老窖,标签都让老鼠咬了很多缺口,瓶盖也长满了铁锈。给妈妈买了一束五颜六色的鲜花,她喜欢花,喜欢闻浓郁的花香。妈妈跟爸爸汇合后,一定把我、老婆和闺女的幸福生活向爸爸做了汇报。我晃着酒瓶给爸爸看,这酒应该记得吧,这是我三姐夫头一次认门,拿来的好酒你舍不得喝,藏在柜底下,等我结婚会亲家喝。我结婚你没有办法会亲家,一直留到今天。爸爸和妈妈,我要跟你们说,如今进城买了楼房,咱家换了大电视,冰箱里有吃不完的好东西,出门就坐车,再过一年,就能做高铁想去哪就去哪。爸爸,这高铁老牛了,一个小时能跑三百多公里,用你的话说贼快,贼快。

爸爸我想起了,你临终嘱咐我的话“过日子就靠精神头,你不管遇到啥样的深沟,咋样高的坎,小车不倒,就得不顾一切往前推,好日子不是等来的,不是盼来的,而是脚踏实地干出来的.....”我正是听了你的这番话,实实在在过日子,我的幸福生活在你的嘱托里茁壮成长。


【作者简介】:王 海, 笔名梅花君子,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宁城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红网特约评论员、文学风主力写手。先后在《百柳》、《当代闪小说》、《赤峰日报》、《红山晚报》发表小说、散文、评论、报告文学多篇。其中散文《我的岳阳情结》荣获“生态洞庭,美丽岳阳”网络征文大赛三等奖。短篇小说《姚村的幸福生活》荣获赤峰市“大富山杯·辉煌七十年”文学大奖赛二等奖;诗歌《奶娘咱回家看看》2018年荣获内蒙古文联、内蒙古作协举办的“原野放歌”首届内蒙古自治区农牧民诗歌大赛优秀作品奖。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9-19 19:55 , Processed in 0.149075 second(s), 27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