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艳子的幸福生活

2019-7-8 09: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3| 评论: 0|原作者: 李国才

摘要: 小时候,艳子是我和妹妹的眼中钉。每当我们吃饭时,她总是站在东墙头望着我家窗户唱歌,母亲这时候就会让姐姐把她从墙头接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艳子吃饭时总是吃得飞快,全然不顾我和妹妹撅嘴瞪眼,有时,还少不了 ...



小时候,艳子是我和妹妹的眼中钉。每当我们吃饭时,她总是站在东墙头望着我家窗户唱歌,母亲这时候就会让姐姐把她从墙头接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艳子吃饭时总是吃得飞快,全然不顾我和妹妹撅嘴瞪眼,有时,还少不了挨母亲一顿训:吃你俩的呢?!艳子快点吃,别瞅!

母亲所以对艳子好,是因为艳子的爸,也就是我叔伯大哥生活的艰辛。

大哥比较憨厚,那个年代还能说上媳妇,全是因为当村书记的伯父,伯父是建国时就在任的村书记,为人耿直,但也有工资收入,吃喝不愁了。到了结婚年龄,就有媒人上门,把邻村刘家姑娘介绍过了门,不过,刘家姑娘过日子差了点,干活还行,就是能吃,母亲说是馋了点。现在想想大概是与甲亢有关,刘家姑娘是大粗脖,也委曲这个多年落了个“馋”的名声。那个时候,伯父伯母一家过得高枕无忧的日子,伯母很少上山,只在家里做饭。母亲那时总说,别羡慕人家,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好景不长。随着伯父从支书的位置上退下来,伯父一家的日子也渐渐的没落。说来也是伯母过惯了好日子,不适应伯父退休后的生活,很快就与大哥分家另过。母亲这个时候更加关心这个大孙女,也是隔三差五叫奶奶和艳子过来吃饭。说起我爷爷与奶奶,母亲也是有过抱怨的。那个年代,赡养老人是要儿子分担的。我爷爷与奶奶是我从小记事起就分开了,爷爷由我家负责养老,而奶奶由伯父负责养老。当初做这样的决定是伯母的主意,伯母那个时候因为看中六十多岁的奶奶可以操持家务,选择了养奶奶,而爷爷那个时候已经失明了,就让我家抚养,失明的爷爷也把我们几个孩子哄大了。

我记得爷爷的好,爷爷会讲好多故事,如小英雄李元霸的故事,我还记得结尾,双锤扔到半空,那个小英雄自己砸死了自己。奶奶也会讲故事,我们也经常拉着奶奶讲故事,讲老皮户的故事,说那老皮户躲在被窝吃小拇指,把我们吓坏了。爷爷年龄大,我八岁的时候,七十一岁的爷爷就去逝了。而奶奶又活了几年,这几年中,还是艳子的快乐时光,有奶奶帮助打理家务,大哥一家还过得去,虽然每到过年,刘家姑娘总要挑起事端,跑回娘家是经常的事,这样过了三年,奶奶也七十三岁时去逝了,没有奶奶的操持,刘家姑娘与大哥打架的频次增加,最后伯父伯母一家选择了放弃,就是艳子六岁时,让刘家姑娘与大哥离了婚,另嫁他人。

那个天天趴着墙头看我家吃饭的孩子,就这样在没有妈的日子中长大了。

我上高一时,伯父六十一岁突发脑出血去逝,母亲一直说“懒人有懒命”的伯母再不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两个月后就“走道”了,扔下了憨厚的大哥和十岁的艳子,再嫁去了梁南,当初我曾经很不解,但现在看,伯母当初的决定既前卫,也算追求自己的幸福,无可厚非。

我与妹妹以及哥哥那个时候都已经离家读书,姐姐也有了工作去了镇上,艳子终于不再看我和妹妹的脸色了,可以理直气壮地到我家吃饭,就这样,艳子在母亲的照顾下长大。伯父一家除了大哥,我还有两个叔伯哥哥,一个妹妹。我的二哥也成家但与我们还隔了一条街,日子过得可以,但照顾这个大哥和艳子还远水解不了近渴。我的三哥还没有赶上伯父在位时谈婚论嫁,闯荡多年,自己还家不像家,更别提照像这个大哥,而叔伯妹妹已经远嫁梁南,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家中这个侄女也难更多地上心。因此,还是上下院的父亲母亲照顾了这艳子爷俩。

艳子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母亲是发自内心不想管艳子终身大事的,亲事总是是非多一些,虽然憨厚的大哥不能作主,但艳子毕竟还有两个亲叔叔和一个小姑。最终,在艳子两个叔叔同意下,介绍梁南一个村的老白做了上门女婿,老白不老,只是一般家庭,个子矮了点,好在人品还不错,也就将就一家人了。

父亲搬到街里时,还不忘写了一张纸,要求艳子一家把我憨厚的大哥养老送终等等,并郑重其事地要求他们签字画押。

在我的女儿到了三岁也就是2001年的时候,母亲终于答应搬进城里,那个时候,艳子也成了家,将老院老屋转让给侄女一家。艳子把上院的门封掉,整个老院子做了菜园,一家搬到我家的老房子。母亲并非施舍,还是和艳子一家要了转让院落的费用,大概是四五年还清。那个时候,自家哥哥还在北京打拼需要购房立业,姐姐刚刚成家需要调回小镇,而我也在大草原上流浪一年后重新在这个小城立足,把我们攻得学成业就之时,自然更加懂得生活不易。

2009年的1月,父亲与伯父同样在六十一岁突发心梗去逝,我甚至有一丝丝担忧,莫非这是家族性的遗传,成了过不去的梗?母亲开始苍老。但回老家成了每年重要的日程,除了关于故乡情结,大概更多地是对于艳子的牵挂这十年间母亲对艳子理解了很多。

开始的几年,我那憨厚的大哥到了亲戚家的饲料厂打工,并不劳累,但大哥却也因此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抽烟、喝酒,工厂里的同事劝酒往往能把他喝多,时间一长,大哥患上了高血压,最后重新返回老家,国家政策好,大哥只有这一个女儿,村里给争取到保障房,大哥可以衣食无忧地安度晚年生活。

这个时候的艳子家生活有了起色,老房子翻修盖上了大瓦房,院子也全部硬化,从养驴到养猪,数量可观。但母亲总觉得艳子不会过日子,常说“有耧钱的耙,没有盛钱的匣”,牲畜养的再多,也没攒下钱。但艳子过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了。结婚不久生了一对龙凤胎,一个女孩健康得很,但男孩因为发育不好,弱视且一侧身体不灵活。大夫最初认为这孩子活不过十几岁的,大概到了2010年的时候,孩子的病情可以评残,解决部分医疗费用。到了十三岁时,果不其然开始犯头痛病,一次到医院时已经人事不醒,两天两夜本来觉得没有希望了,医院让把人拉走吧,但这孩子回到家居然奇迹般的又好了起来,但经常需要输液,艳子挣的钱大部分用到了孩子治病身上。

2014年的时候,我们去了一次梁南伯母的家,时隔多年又见到伯母。如今80多岁的伯母身体依然硬朗。除了没有当年“村官夫人”的幸福日子,如今还要上山侍弄地,伯母见到母亲时,抱头痛哭,想想有得也有失,靠辛勤劳作换来的身体康健,更有医保低保的保障,生活的质量还是满满的。

而生了艳子的刘家姑娘如今也成了老太婆,这几年与艳子走的倒熟悉起来。唯有叔伯大哥似乎更多的不习惯。我背地里说艳子,以后可以让你母亲来,但那个后佬就不必了,毕竟还要照顾自己亲爹的感受。

年迈的母亲有了脾气,母亲与艳子一次冲突是因为地,因为农村土地的政策,老家那里母亲和妹妹一直有地,都交与艳子种。原来艳子的日子过得不好,父亲在世时,母亲多不与她计较,每年拿些小米就算地租了。日子好了,加上父亲过世后,母亲却计较起来,总是年年要这几亩地的承包费,还有理直气壮的理由:我这大老太太,不生钱,不种钱的,不给可不行!不仅如此,一次听说还有粮补,也要向艳子讨要。这一年就因为这,到了“十一”长假,母亲也不肯再回老家。

其实,很多时候,艳子给母亲的费用,无论是哥哥、妹妹、还是姐姐都通过其他方式把这份人情还了。我们心里清楚,艳子生活也不容易,妹妹因为一年的承包费,艳子买了台电视,还特意叮嘱不让同母亲说起。姐姐更是把艳子的女儿接到城里读书,每周接送,乐此不疲。

有了新政策后,艳子又生了一胎,是个男孩,健康得很。因为母亲总回老家,孩子每天太姥姥长、太姥姥短的,小嘴甜得很。母亲也是经常想看看这个小家伙,终于是经不住时间一长对孩子的想念,与艳子重归于好。虽然当初我们怎么劝,总是翻起陈年旧帐,说起当年拉扯艳子的不易,不肯原谅她。

艳子家今年又卖了一台拖拉机,加上原来的四轮车,从种到收都已经实现了机械化,地也承包得越来越多。而憨厚的大哥呢,开始戒了烟,酒偶而会喝一点,对了,他已经顺利地度过六十一岁,今年已经六十三了。


【作者简介】:李国才,1973年出生,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物理系,现任敖汉旗公安局党委委员、国保大队大队长。爱好文学,喜欢写点散文评论,作品散见于《人民公安报》、《法制日报》、《公安文艺》、《赤峰日报》等。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7-18 22:05 , Processed in 0.138755 second(s), 29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