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与水相拥

2019-7-9 15: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92| 评论: 0|原作者: 许云武

摘要: 在春日里的青山秀水间,作者用文字为我们展开了一幅栩栩如生的田园风光



    办公室在三楼,工作之余,我常常拧歪着脑袋对着窗外发呆,锡伯河爬行在南山脚下,洁白如练,两岸的白杨树和着风摇头晃脑,跟着河流轻柔地舞动向远方。隔树看去,河流一节骨一节骨地晃动,晃动出迷离的光,如梦如幻,每每此时,我的心便格外沉静,总会抽空去河边走一遭。

午间,顺着学校西边的便道往南悠闲踱去,瓦蓝的天空悬着一轮明晃晃的太阳,卸去冬装的身上感到了些许的暖意,风不大,也不小,时不时卷起尘沙草屑打着旋在苍黑的田野上飞驰一阵儿。渐渐地,耳边传来林间鸟儿唧唧喳喳的叫声,顿时精神一震,加快了脚步。

锡伯河水流不大,十几丈宽的河床,水流最宽的地方也就十几步,深达尺余,浅不盈寸,不少遍布卵石的地方裸露出来,成为大片的河洲。水流窄的地方一步就能迈过去,大都有两尺多深。河水整体向东,局部拧歪,不远处分流,几十米之外又汇合在一起,流着流着又岔开了,分分合合。淙淙的水流擦碰河底卵石,清波漾漾,水浅的地方咕嘟咕嘟地叫,水深的地方哗哗哗响成一片。阵风袭来,吹皱清波,水面现出数不清的细小褶皱,倘若随风飘来尘土草屑,更是模糊了水中天,水中山和树。

逆流缓步西行,岸上的衰草枯藤支支愣愣,当风抖动着,然而,格外朝阳的地方,鲜绿泛着嫩黄的小草佝佝支支钻出地表,这儿一小片,那儿一小片,犹如妙龄女郎丢下的花手帕,一块块平铺在地上,待如意郎君拾起来,追上去。不大不小的风还在吹刮着,树木光秃秃的枝杈僵硬的摇晃,振幅不大,却发出呜呜的尖细声响,听去有点刺耳。杨树上黑红色的滴溜甩挂的狗儿落满了地,踩上去软囊囊的,站在树下仔细端详,苍黑的枝头上已经有微微泛绿的苞蕾,极个别的拧着嘴绽出细小的嫩叶探头探脑,呜呜的风中,不日将绿满枝头。

林子密了,鸟儿多起来。麻雀唧唧唧腾——飞走了一帮,掠过南岸树林的梢头,奔向对面的山坳。往前没走几步,腾——不知从哪儿又飞来一帮,钻进丛林,在枝杈间蹦蹦跳跳,唧唧唧叫个没完没了。三两只娇小溜粪球树间蹦跶,淡灰色的羽毛上蒙着一层浅绿,跟枝头的色彩相映生辉,扬扬头,翘翘尾巴,扑棱跳上另一根枝杈,啾啾啾叫几声,安静地站立一会儿,再跳,再叫。美丽的长尾雉,土色的傻鸡时不时在眼前不远的地方扑棱棱飞起来,嘎嘎叫着飞向山间田野,吓你一大跳。

快到收费站的时候,热闹来了。

成群的鸭子呱呱呱叫个不停,白鸭子、花鸭子和麻鸭子等啥样的都有,有的水边啄羽,翅子抬起大老高,头伸进去,大扁嘴啼里秃噜一阵子,身前身后满是轻盈的绒毛;有的在河洲上排成不规则的队形向前疾行,拽歪拽歪的,煞是好看,个别的也许体力不支了,边跑边拍打着翅膀,呱呱呱叫着;最好看的是鸭子的头扎进水里,两个掌蹼水面上弹歪弹歪老半天,肥大的屁股露在外边,上下一窜一窜的或者同时一圈一圈转着,是找东西吃呢,还是玩水显能耐呢,不知道;它们来了兴致就在水中嬉戏,翅膀拍打水面,你追我赶,叽叽呱呱,有时候浮在水面,从从容容,这儿瞅瞅,那儿看看,时不时把嘴伸进水里秃噜几下再抬起头,冷不丁,它们一下子都展开双翅,拍打水面,啪啪啪,两个掌蹼使劲儿往前蹬歪,呱呱大叫,好像受到极大的惊吓似的,突然间,又一下子安静下来,就像接到指令,悠闲的浮游着,细小的绒毛在清波上晃晃荡荡一阵子后便沉入水中。

收费站路口竖着一块简易的木牌子,上面写着“出售鹅蛋鸭蛋”,淡青色的鹅蛋鸭蛋一筐一筐的地浮现在眼前,午饭刚过,竟勾起我难以抑制的食欲。早就听说这里的鹅蛋鸭蛋特别贵,刚装入窄口的柳条框就有顾客登门求购,后来索性让人全部订购了。腌制到火候,煮熟了,蛋青愈加淡青,蛋黄呈浅红色,营养价值超乎想象。早就想吃,哪怕一口,近水楼台,不信我就没有那份口福。

南岸恰好有一处简易棚舍,棚舍西边有一个偌大的围栏,围栏里只有十几只鹅子,鸭子应该是先一步放出去了。白鹅、花鹅和雁鹅等都有,在围栏里转圈跑,抻着脖子,大老远对着我鸣叫。这时,棚舍走出一个老汉,打开了围栏,鹅们一股脑儿窜出来,齐刷刷排成一字站在河对岸,昂着头对我嘎——嘎——大叫。我走下河堤,正欲择路通往对岸,鹅们霹雳扑棱冲进河床,俯下头,弯下脖子,嘴贴着地面,瞪圆滴溜溜的眼睛,往前朝我疾奔而来。在一条水流的边上,我停下来,瞧瞧它们,看看老汉,它们也停下来,抬起脖子齐整整地对着我大叫,嘎——嘎——,声音响亮,传出老远老远。显然,我进鹅必进,我没法进了,实在又不想退,僵持间,老汉冲我摆摆手,意思是没有蛋,随后手背朝我一扬,我会意转过身,鹅们也散去。

绕过收费站,往北一拐进入了小花园,花园的尽头是一座桥,桥头上“喀喇沁亲王府”六个烫金大字闪闪发光,字两边雕刻情态各异的人和物,古装舞女扭动着婀娜的身腰,自己陶醉得不得了,安静祥和的骆驼迈着四方步,奋蹄扬鬃的马拉车狂奔,御马人一副悠悠然。优质的大理石桥面,豪华气派,两边和正中各装饰着一溜河卵石,蓝色、黑色和白色的卵石交杂错落,放射出各色的光,很耀眼。汉白玉栏杆圆圆的,栏面略有起伏,雕刻着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这是传统感物喻志的象征,更是亲王府人审美人格的追求。桥的北边是开阔宏大的府前广场,草木萧疏,厚重的文化底蕴却彰显无遗,过了大道就是闻名遐迩的蒙古王公的府邸,游人如织。

漫步桥上,高耸的印山上云在飘,鹰在盘旋,王府院内大松树上的喜鹊起起落落,钩心斗角的檐脊上站立着成排的灰鸽。放眼水流,这一段众流归一,其势汤汤,从西南方历尽沧桑,裹挟着滚滚风雷款款而来,来自历史深处,几十米以外往东南一拐,过了桥,水流哗啦啦一片山响,翻着洁白的浪花,近千米之处向东北方向蜿蜒而去,去往时光的更深层,形成了对这里山川大地的拱卫之势。

锡伯河绵延几百里,亲王府一段,有幸相遇,我们紧紧相拥了几十年,岁月留下了还将继续留下灿灿的光。


【作者简介】:许云武 中学语文高级教师,赤峰市语文学科带头人,十几篇教育教学论文发表于《内蒙古教育》、《小学语文教学》等刊物。热爱文学,时有作品发于各类纸媒和平台,小说《安豆腐房》获赤峰市“大富山杯  辉煌七十年”文学作品大赛优秀奖并在《喀喇沁时讯》连载。

 

用户您好,您的访问过于频繁,为确认本次访问为正常用户行为,需要您协助验证。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提交后没解决问题?欢迎反馈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7-18 22:05 , Processed in 0.143918 second(s), 27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