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龙乡舒广袖  红霞烁芳华

2019-8-10 09: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0| 评论: 0|原作者: 舞语

摘要: 龙乡舒广袖,红霞烁芳华。一代代乌兰牧骑人就这样把青春热血都献给了这里的土地和人民。

乌兰牧旗的回忆

    早春的天气,还是寒气逼人的,尤其是大清早。太阳刚刚露头,陶娅老师又在路边等车了。今天,乌兰牧骑的队伍不知又将开向哪个村庄或牧场。

    一阵微风吹来,陶娅那鹅黄色的丝巾随风飘起,丝巾上面还点缀着点点绿色,站在晨光下的她翘首张望着车来的方向,不时地用手焐一焐耳朵,一举手一落手的样子像极了舞蹈中的动作,身旁的柳枝也在随风摇摆,与树下的陶娅自然地组合在一起,让人想起了纤枝婆娑的迎春花,在迎着料峭春寒翩翩起舞,释放着美好、朴素、淡雅和谦逊,坚守着那份赤诚,像天使般来到人间,开放出青春与热情的芬芳。
蒙语名字陶娅,译成汉语的意思是“霞”,她就像乌兰牧骑这支红色文艺队伍里的一抹云霞,跟随着这支队伍飘荡在草原深处,活跃在农村牧区大大小小的舞台上。

    陶娅从小生活在翁牛特旗示范牧场的额仁茫哈嘎查,那里是偏远的牧区,最憧憬的是能走出牧场去城市里看看,当时交通不便,更没有出租车、班车等交通工具,每次进城都是随着父亲骑着马走很远的路。她喜欢骑马更喜欢在父亲的牧场上唱歌跳舞,美丽的大草原和雄阔的马背抚育了这个能歌善舞热情奔放的蒙古族姑娘。
    陶娅来到乌兰牧骑已经三十一年了。1987年,翁牛特旗乌兰牧骑招录演员,十四岁的陶娅怀揣着着梦想来到了乌丹。当时有七八十人报考,而只录用四人,小陶娅凭着超强的天赋和表现力顺利通过考核,从此加入乌兰牧骑这个大家庭,正式成为乌兰牧骑的一名小演员,从此开始坚持不懈地全心全意为农牧民服务,这是她一生中无怨无悔且无比自豪的选择!
乌兰牧骑的队员大多是来自草原的农牧民,队员都是一专多能,报幕员也能唱歌,唱歌的还能用乐器伴奏,放下乐器还能跳舞。陶娅也不例外,她专能舞蹈,也会演蒙古戏,还能演奏扬琴等乐器。乌兰牧骑对演员的要求是高精尖的,训练也非常严格。她在这个大熔炉里不断成长起来,各种表演技能不断提高。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当有人问她你为什么这么拔尖儿?她说,只能靠苦练。舞蹈演员需要练软度,练平衡等,要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疼才行。坚强而上进的陶娅几乎每天早晨都是第一个进排练室,只要有一天有人比她早到,第二天她肯定又提前一点,有时甚至三四点钟就爬起来练功了。
    最开心的是出去演出了,到农牧民中间去,就像回到了家,回到父母身边一样。乌兰牧骑演出队是扎根在农牧区的,有时一去就是两三个月,走到哪演到哪,哪怕是路过,只要农牧民需要,在路边就可以演。当时条件艰苦,只带着简单的行李,多数都是坐敞篷车,队员们叫它“大蓬车”,快乐的大篷车也把快乐带到了牧场农村。因为路不好走,车经常抛锚,因此时常延误演出时间,看到父老乡亲们等在那里,他们下车顾不上吃饭,饿着肚子化了妆就开始演出,因此很多队员都得了肠胃疾病,陶娅的老胃病就是那时做下的。他们从不觉得苦也不觉得难,在磨难中成长,在奔波中变得坚强,歌声更加美妙动听,舞姿更加婀娜曼妙,悠扬的马头琴声回荡在草原上空,深情的蒙古族长调表达着对草原和家乡的爱。
成长的道路就像大篷车走过的路,是坎坷不平的。不知不觉,陶娅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爱人也是乌兰牧骑的一位舞蹈演员,勤学上进的一对青年夫唱妇随,同台演出,当时在乌兰牧骑是一道靓丽的风景,一时被传为佳话,也曾引来多少羡慕与嫉妒的目光。他们对爱情如同对艺术一样执着,奉献着着自己的青春与热情,得到收获的同时也付出了太多太多。因为经常到边远的农村牧区演出,俩人只好把很小的孩子全托在幼儿园。三年一届的全市乌兰牧骑汇演,她从来都没有缺席过,并且获得了各种奖项。有一年汇演,当时孩子才十一个月,无奈提前给孩子断了奶,全身心地加入到排练中。用她的话说,这就是乌兰牧骑人,哪里需要哪里去,毫无怨言并全力以赴。记得自治区直属乌兰牧骑大型演出需抽调优秀演员,陶娅被选中去呼市集训,又留下了她的爱人自己在家照顾孩子。孩子该上小学了,为了孩子的成长,陶娅的爱人不得不忍痛割爱,放弃了自己热爱的舞蹈,离开了乌兰牧骑,调去了油脂厂工作,把舞台留给了深爱的妻子,陶娅承载着家人的寄托继续完成她的事业和梦想。
1994年,陶娅被选派去南戴河万博文化城参加民族专业团体文化交流演出。她刚刚去了半个月,父亲去世了,家里人怕影响她工作没有告诉她,一直到四个多月后交流演出结束回来她才知道。她记得当年父亲骑着马把她送到乌兰牧骑时候的谆谆教导,化悲痛为力量,继续投入到创作和演出之中,把对父亲深深的思念埋藏在内心深处。

    经过多年的历练和打磨,陶娅的创作和表演更加成熟,她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望。在不断提高自己的同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年轻的后备力量,使乌兰牧骑这个草原红色文艺轻骑兵更加信心百倍地昂首阔步,驰骋在广袤的天地间。
就这样一路走来已经走过三十多年,陶娅也从一个小演员成长为一位集创作、演出、领导于一身的师长,一个乌兰牧骑的带头人,国家二级演员,更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2012年,陶娅调整到旗文化馆工作,现任副馆长,也是辅导老师。在这里她有了更加广阔的施展才华的空间,乌兰牧骑的演出节目几乎都是编导们自己创编,大多反应农牧民的生活。文化馆与乌兰牧骑一体,集创作、演出、辅导、宣传为一身,陶娅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工作也更忙了,已过不惑之年的她依然活跃在第一线。

    作为新一代乌兰牧骑的干部,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扣紧时代的脉搏,创作出大量的优秀作品,并亲自到农村牧区进行培训辅导。翁牛特旗乌兰牧骑是全区最早成立的两个试点单位之一,是半农半牧区的代表。2017年11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布小林在翁牛特旗乌兰牧骑调研时强调,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关怀和殷切期望,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陶娅所在的团队也进一步加强和改进了文化工作,把习总书记的关怀和期望转化为繁荣全旗文化的巨大动力,传承了乌兰牧骑一代代文艺工作者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坚持扎根基层、服务群众,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以弘扬草原文化和民族艺术为己任,宣传新思想,传播正能量,将丰厚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在繁荣发展基层文化工作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陶娅和乌兰牧骑的老师们分别深入到各村、嘎查和各社区、团体,进行宣传辅导等工作,还成立了业余乌兰牧骑,接触更多的是没有基础的非专业人员,这无疑增加了工作难度,但是他们继续发挥乌兰牧骑的精神,就像当年坐着大篷车下乡一样,起早贪黑,跑遍了全旗的各个乡镇,从最南边的解放营子到东部区的大兴、白音塔拉、套海以及西部北部各乡镇,哪里需要哪里去。在一次全旗群众文艺比赛期间,陶娅老师曾经一个人负责七个嘎查的节目辅导工作,在乡下一待就一个多月。
记得最难的一次是2014年在那什罕苏木的高日苏嘎查,为他们排演一个安代舞,由于活动时间紧、任务重,从早到晚排练了十多个小时,陶娅的嗓子喊哑了,说不出话来,她就就地取材,拿一根木棍敲打洗脸盆来打节奏和维持秩序,最后演员们都累的起不来了,陶娅老师还在坚持,这让当地的农牧民朋友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哥亲自下厨为她做饭擀面条,大家都拿她当亲人一样。她在训练中虽然纪律严格,但是在教学中非常贴近群众,方式方法灵活且极有耐心,鼓励他们、给他们信心,可以说她既是好演员又是好老师,农牧民演员们都乐意接近她。每次排练完她回到旗里家中,都会接到老乡们打来的电话,问候她到家没有,心疼地告诉她好好休息,她嗓子哑说不出话就用手机短信或者微信与他们交流。农村牧区是她们成长的土壤,乌兰牧骑已经扎根在农牧民的心中。
    傍晚的少郎河像一条缀满闪光宝石的飘带,扎在翁牛特富饶而美丽的土地上,陶娅迎着夕阳漫步在河边,天边红红的云霞映衬出她美丽的面庞和优雅的气质还有严肃思考着的神情,她在构思一个作品。想着想着突然“噗嗤”一声独自笑了起来,她想起了白天排练时的一件趣事,当时她在示范一个舞蹈动作,因为累的直不起腰了,她就低着头用手轻轻捶打后腰,当她抬起头时,发现所有的队员都在模仿她这个动作在捶腰,以为这也是舞蹈动作呢!就是这些朴实善良的人民给了她无限的灵感,让她创作出一个又一个优秀的文艺作品。
她最得意的舞蹈作品当数现任翁牛特旗乌兰牧骑队长吴恩作曲的《我的家乡翁牛特旗》和蒙根作曲的《就去翁牛特》,曾经参加第一届全市农牧民文艺汇演,与乌兰牧骑所有的演出一起获得了团体第一名的好成绩。
    龙乡舒广袖,红霞烁芳华。一代代乌兰牧骑人就这样把青春热血都献给了这里的土地和人民。听歌曲里又唱起“阅尽春秋爬过道道坡,游走四季趟过条条河”,龙的儿女将诚挚的爱都倾注给了家乡翁牛特。无愧于习总书记“乌兰牧骑是全国文艺战线的一面旗帜”的称赞,永远是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他们在这片灵山秀水的天地间守望着华夏,执手向前继续坚定地走向锦绣壮阔的大美龙乡。

 

【作者简介】:魏桂平,笔名舞语,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人,热爱舞蹈,喜欢运动和读书,经常在工作和生活之余进行诗歌、散文和小说的创作,作品收录节气闪小说集《光阴谣》,曾在《百柳》、《赤峰日报》、《红山晚报》、《赤峰读书》以及多个网络平台发表作品。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8-22 23:44 , Processed in 0.136863 second(s), 27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