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山杏

2019-8-14 09: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 评论: 0|原作者: 李世民

摘要: 在陡峭的岩石上面,长着一棵野生的山杏树。那样陡峭的位置,那样艰难的生存环境,这棵山杏却英姿挺拔,花开绚丽,抖擞着精神,笑傲在温暖的春风里。


这是我随车押送甜菜肥的第十天,今天要去的是梁家乡的桃池营子村。货车行驶在水泥路上,虽然有些崎岖起伏,却也轻松了很多。道路两边的山坡上,是成片成片的山杏树,此时正是旺花季节,无数的花朵挤满了枝枝杈杈,风摇树动,花潮涌浪,远远的望去特别的壮观,不时有淡淡的花香飘来,调动着嗅觉感官,让人忘却了久坐之倦,颠簸之苦。

货车几经折转,在桃池营子村前的广场上停下来,走下车,不远处有几位老农,我径直朝他们走了过去“几位老哥辛苦了,请问咱这的村长在哪,能不能帮我找一找村长?”

几位老汉微笑着看着我,没有吱声。我正在疑惑不解,就听身后有人说道“一看你这老板也是个大男子主义,跟在你后面的理都不理,冲着一帮老爷们就去了,村长在你身后呢,是个女的。”

我回过头去,只见一位中年妇女站在面前,她上身穿着一件深绿色的迷彩上衣,下身穿着一条深灰色的牛仔裤,略显黑瘦的脸庞,含着淡淡的笑意站在那里。 “奥,您就是村长?咱这甜菜肥怎么卸,卸到哪里?得找几个人来卸车吧。在您这卸完了我们还得去孟家营子呢。”她又淡淡的笑了一下,又指了指面前的几位老者说“我们先卸到这里吧,上哪找人去,我们这几个人就是来卸车的。”

“就你们几个人卸车?这不是闹着玩呢吗,那得卸到什么时候啊?再说了,卸到这里行吗?一旦来雨了怎么办?”司机小张有些担心的问道。

女村长很直率的说“对,就是我们几个人卸车,你可不要小瞧了我们这几个人,其他人还没有我们几个硬棒呢,我们几个就是这的顶梁柱。再说了,把化肥都卸到一起也好快一些,你们大老远的道。我们怎么也好弄,守家在地的,想法往各家弄呗。放心吧,耽误不了你们赶路。”

小张皱了皱眉,略一思索问道“村里的道好走吧,没有太急的转弯吧?”

“好走是好走,也没有什么急弯,怎么的?你是想… …?那样的话可太好了,只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张转头对我说“咱们今天这是四十吨肥,在这卸二十七吨,还剩下十三吨,我觉得下午贪不了晚。你再看看这些人,怎么能行?”小张说完冲我咧了咧嘴,“我想挨家给他们送送,这样也慢不到哪去,总比她们再想办法往回折腾强吧,你说呢?”

“行,我觉得也是,就这么办吧。”我也爽快的做了决定。

第一家是一个大院,主人姓王,把车停稳后,女村长站在车前,朝几个卸车的老汉招了招手,说“咱们抓紧时间卸货,人家车下午还有道呢,上车几个岁数大的掫袋子去,其余的跟我在下边,能背的背,能扛的扛,都要注意安全啊。车上的别摔着,车下的别砸着,都多留点神啊。”说完,拽过一袋子化肥,扛起来就走,大有男子汉的气势。有了村长的一马当先,几位老汉更是你争我抢的扛起化肥就走,惟恐比谁少扛一袋似的,虽然是忙,却是忙而不乱,几个人走马灯般的奔走起来。为了能早一点卸完化肥,也是被他们的行动所感染,我和小张都心存不忍,也跟着投入到卸车的行列了。一开始他们都过来阻拦,不让我们动手,可拗不过我俩的坚持,最后他们也只好听之任之了。在卸车的空闲时间里,我们闲聊起来,从交谈中得知女村长姓陶,叫陶杏花,今年三十八岁,是这个村唯一的一个,年轻的劳动力,也是这个村的顶梁柱,当家人,智囊。

卸完化肥已经是中午时分了,陶村长和几位老汉说什么都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了饭才行。陶村长说“已经是中午了,你们开车给我们往家里送化肥,又是帮着卸车,我们心里很过意不去,我们不是特意请你们吃饭,只是简单家常便饭,不论好饭赖饭,你们总得吃上一口再走吧,就在我家吃了。你说呢老板?”再三推拖不过,没办法,我们也只好照办了。

到了陶家门前,出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位老大娘,经陶村长介绍得知,这是她的老妈。我们在外面洗了洗手,进得屋来,在饭桌前坐下,村长和老妈马上忙碌着拿酒弄菜,又是一阵的忙碌。吃完饭,村长就出去安排布置春播的事宜去了。司机小张要略微休息一会,我却没有丝毫困倦,出来坐到院里的石墩上,摆弄着手机,捋顺着朦胧的思维。这时,大娘凑了过来,简单的询问了一些我的情况,就我唠起了家常。从大娘的口里我得知,大娘姓王,是陶村长的婆婆,原本这是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有大娘、老伴魏福山、儿子魏壮和媳妇陶杏花,老伴在十年前因病去世了,留下大娘和儿子儿媳相依为命,可是,就在六年前,儿子魏壮又因车祸离开了人世,也就是从那时起,家里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杏花的肩上。她也毅然的稳下心来,用超强的毅力,撑起了这个近乎于破碎的家。为了这个家,杏花也真的付出了太多的辛苦,既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又要安慰失意的婆婆。家里地里,早出晚归,脸晒黑了,人累瘦了。婆婆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终于有一天,婆婆老早的堵在门口,说什么也不让杏花去地里干活了,婆婆心疼的拉着儿媳的手,不无疼爱的说:“杏花啊,咱不这么干了好吗,你看看你累的,还有个人样吗?咱们有有过,没没过,不要再这样拼命了,娘心里实在是受不了啊!”杏花拉着婆婆的手说“妈,您老这是干啥啊,我们总不能靠着别人的怜悯过日子吧,也更不能等着政府的救济来活着,那样会让别人瞧不起我们的,为了这个家,也是为了孩子,我们得拼啊,我们得能吃苦。我们是比别人不幸,可是我们更要看得起自己。眼看着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好,我们也要自已使把劲了,我们要过上好日子,就要我们靠自己的劳动才行。妈,我年轻,我能干。你替我照顾家里,地里的活我全包下了。咱们今后一起努力,我们就会好起来的。”

婆婆的体贴,更坚定了杏花必须过上好日子的信念,家里地里拼着命的干,村里人都对陶家的这位心地善良、贤惠勤快的好儿媳妇,既羡慕又佩服,无不挑大指称赞。乡政府在得知了这个情况以后,及时的伸出了援助之手,为她们争取了扶贫补助资金,申请了低保救助资金,从根本上减轻了杏花肩上的负担。

政府的帮扶,使杏花感到了社会的温暖,同时也唤醒了她的集体责任感。细心的她发现,近些年来,村里的年轻人都放弃了单调、劳累的农村生活,纷纷搬迁到城里去谋生,农村正逐渐趋于老龄化,原本就只有二十几户的小村庄,现在此居住的,只剩下十三户人家了,而且多为五十岁左右的老年夫妇。一时间村庄寂静,门庭冷落。由于缺乏劳动力,农田闲置严重。水浇地还有人勉强耕种一些,山坡地基本上已经是废弃了。杏花,这个村里唯一的年轻劳动力,不停的帮完东家帮西家,一天到晚难以得闲。在劳累的同时,杏花也在不停的思索:怎样才能够改变这样的现状呢?她知道,单凭自己的一己之力是远远不够的,更不能长期依靠着政府的救助来生活,那样,不就成了政府的负担了吗?她想,要摆脱这种局面,只有靠大家一起来努力,俗话说:团结就是力量嘛。于是,杏花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和大家共同商量今后的日子应该怎么过。经过大家的商讨,而且在杏花的多方奔走和大力倡导下,村里十几户留守的老人们,组成了一个合作组。他们一起筹划春播耕种,联合实施秋收打场。在种植作物上,大家统筹规划,联合管理。并且由杏花出面联系订单客户,秋收的时候统一管理,统一销售。就这样,一个由杏花挑头,十几位老人组成的、联合农业实体,就这样在桃池营子村诞生了。

经过短暂的休息,我们又将继续我们的送肥行程了,坐在车上,望着外面连绵的山岭,成片的杏花,心里总觉得有些思绪在蠢蠢欲动,随即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

车,猛然间停了下来,停车那瞬间的震颤,把我从沉思中拽了回来。“你快看,岩石上的那棵山杏树,太牛了!”司机小张指着不远处岩石的上面,兴奋的说。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真的,就在陡峭的岩石上面,长着一棵野生的山杏树。那样陡峭的位置、那样艰难的生存环境,这棵山杏却英姿挺拔,花开绚丽,抖擞着精神,笑傲在温暖的春风里。这是一个多么唯美的艳俏啊。又是一种怎样顽强的精神啊!


【作者简介】李世民,户籍所在地乌丹镇紫城社区,19642月生人,汉族,自初中时就特别喜爱文学,高中毕业后,曾在1984年,参加过辽宁省作家协会举办的“鸭绿江文学创作函授中心”的函授学习。一个地道的农民文学爱好者,曾在《红山晚报》《百柳》《翁牛特信息报》“内蒙古老年官方网站”发表过几篇作品。愿意用一颗真诚的心,和各位文学界的老师们求知学习,共建友谊。


上一篇:亲爱的祖国下一篇:小米的回忆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8-23 00:07 , Processed in 0.142769 second(s), 27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