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小米的回忆

2019-8-20 11: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8| 评论: 0|原作者: 李树堂

摘要: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金黄的小米化作温润滋养着几代人



我的家乡赤峰盛产小米。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小米是这一地区的主粮。普通百姓家一日三餐少不了小米饭,即便逢年过节,蒸上一锅白面馒头,也得熬一盆小米稀饭。

小米的原粮是谷子。谷子有多个品种,如大黄谷、小白谷、乌谷、红谷等,其中尤以大黄谷因其喜肥耐旱、产量高而倍受青睐。其它品种虽然口感极佳,但因不抗旱涝且产量低,故只有少量种植。谷子浑身都是宝,碾米筛出的谷糠可喂鸡鸭,谷秸秆是骡马最爱吃的饲草,不用加料也上膘。那个年代城乡道路和交通工具都十分落后,骡马车是主要运输工具,谷草的作用便凸显其重要,接待长途运输的所有骡马车店一年四季都有充足的谷草储备。就是秋收后翻地捡出的谷茬,也是冬季生火炉上好的引火柴。

记得上中学时,学校有许多家在南方的年轻教师,是大学毕业分配支边来的赤峰,他们喜欢吃小米饭。当时学校有两个食堂,一个小食堂是教工食堂,每天两顿细粮(大米饭、馒头),一顿粗粮(小米饭);一个大食堂是学生食堂,一日三餐都是小米饭。有些南方来的教师为了吃小米饭,主动要求到大食堂就餐。每逢寒暑假,他们还买来不同品种的小米,分装在精致的小纸袋中,带回老家送给亲戚朋友品尝。

    小米粗粮细作有很多花样,泡好的小米用石磨磨成浆摊煎饼薄且脆,如果出远门带上一摞,十天半月都不变味;小米面发酵后蒸出的发糕松软可口,甜中带酸,非常开胃;小米加少量大豆压面,在大铁锅贴饼子,最“顶饿”,有重体力工作的家庭对此“情有独钟”;还有一种食品叫“散壮”,是用小米掺上一定比例的小黄米(家乡产的一种黏米)磨面过细箩,把水烧开后架上笼屉,把面一层层撒在屉布上,撒一层面喷少许水,再撒一层面喷少许水,反复多次,直到约三、四寸后盖上锅盖,大火蒸二十多分钟出锅,切成小块装盘。入口散而不碎,黏而不粘,味道绝对能与糕点铺的绿豆糕媲美。

记得文革后期,大城市的机关干部下放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部分人史称“五七战士”。有一位沈阳来的干部,派饭到一家农户。那时的乡下人淳朴善良,拿出平时舍不得吃的小米,蒸一锅散壮招待远方来的客人。过了两天这位“五七战士”诚惶诚恐地说“大哥大嫂,你们天天给我吃绿豆糕,如果别人知道了是要挨批的!”把大家逗得哄堂大笑。

科学研究表明,小米中含有人体需要的多种营养成分,特别是暖胃、润肠、易消化的特点为其他粮食所不及。过去,家乡的妇女生小孩,头七天的饮食必须有小米稀粥和煮鸡蛋,这样奶水旺,母亲身体复原快。

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期,我有位女同事所插队的农村是土地贫瘠的山区,十年九旱,农民靠吃国家返销粮度日,每顿的饭菜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玉米碴、咸菜。知青点单独做饭,玉米碴粥经常半生不熟而且吃不饱,再加之繁重的农活儿,不到一年她便患上了严重的胃溃疡,拖延日久,身体日渐衰弱。到后来竟不能进食,走路都很困难。到旗医院检查确诊为胃溃疡引起的并发症,肝、脾、肾功能都出现异常。医生建议尽快到北京或沈阳等大城市医院医治,否则有生命危险。那个年代一般家庭孩子得病去大城市就医简直是天方夜谭。

没办法只能回家静养。她母亲利用“祖传秘方”,把闷好的小米饭炒干,再碾成面熬面粥,少吃多餐。开始喝稀的,过段时间喝稠的,饭量逐渐增加。半年后她身体竟神奇般复原,脸上也有了红晕,并能户外运动和做些轻微的家务劳动。又过一段时间再次到医院检查,各项指标全部恢复到正常范围。医生问在哪家医院治好的,当得知没去医院,利用食疗的办法时,他瞪大眼睛摇着头说:“这不可能!”

是啊,一方土养一方人,家乡的小米把医学上的不可能变成了现实。

光阴荏苒,离开赤峰客居他乡转眼已二十多个春秋,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时常闯入我的梦中,勾起我的思念。有人说,想家就是想童年吃过的饭菜。我最想吃的是母亲亲手做的小米饭和亲自腌制的咸菜条。


【作者简介】李树堂,男,现年70岁,内蒙古工商银行退休干部

上一篇:山杏下一篇:新中国七十年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9-23 13:10 , Processed in 0.131921 second(s), 29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