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雪落故乡

2019-8-26 16: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0| 评论: 0|原作者: 曹云贤

摘要: 虽然雪的生命是短暂的,但它奋不顾身地飞扬,却又悄悄地融进故乡的土地里,给人留下了一份割舍不断的情怀。


感叹一冬无雪,干冷的风吹着岁月,掠过时光的门楣,一路到达了2019年。走过一个冬天,辛苦一年的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盼望着儿女们回家过年。

虽然说回家过年的场景,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了,似乎淡了许多、也少了许多。但是,每到年根,我就心里长草,不管路途多远,恨不得一时就回到家里,与父母团聚。尽管我的家乡基本都是老宅旧院,风景依旧,可我年年回家的脚步却从未停留过。

听父亲说,今年是逢节遇春,是百年难遇的事。三十那天,母亲从菜窖里取出自家小园种的大萝卜,一人切了一块,吃在嘴里甜脆甜脆的。母亲说:“打春吃萝卜,即去瘟灾,又能开胃。”随后她又捋捋头发说:“还是下一场大雪最好,也杀杀菌,净化一下空气,感冒的人就少了。”

听着母亲的话,簇簇的落雪声音,仿佛就在我的耳边响起,眼前全是雪花纷飞的画面,是呀,是该下雪了,家乡的人都在盼雪。

春节其间,我每天都在关注着天气预报,希望今春的雪,能早一天降临我的故乡。

雪,我期盼的雪,终于在大年初三的早晨,临门而入。我一出门,晶莹剔透的雪花迎风扑面而来,迫不及待地吻着我的脸颊,是那么地亲切、那么地温润、那么地凉爽。雪,这不是故乡的落雪吗,虽然它来得太迟、太晚,但它来得却是那么热情、那么无暇、那么浪漫……

一场春雪一场暖,我曾听奶奶说过,“雪下三层被,头枕馒头睡。”这场雪来得好,来的不紧不慢、不大不小,恰好是对新年的馈赠,是父老乡亲们对美好生活的一份憧憬.

清晨的雪是静谧的,细腻的雪花落入了村庄、落入了田野,也落入了我的胸怀,我捧着一片片的雪花,眼睛在潮湿,心在发暖。雪,故乡的落雪,你是我心灵的花朵,是故乡的灵魂,是父亲、母亲久违的期盼。

有了故乡的落雪,那些游走于房前屋后的往事,那些等待不尽的乡愁,仿佛在光阴的深处渐渐近了,不需要翻山越岭,就在我的眼前。

那是上一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个冬天,家乡的雪是一场接着一场地下,整个冬天都是冰天雪地的,给出行的人们带来了不便。那时候的我,正在村部读小学,放学时一遇到雪天,父亲就得早早地来村口接我,大雪掩盖了上学的小路,覆盖了村庄、覆盖了山峦,落在了父亲的头上、肩上和脚上,也落在了我的心里。

一路上我紧贴着父亲的身子走,顶风冒雪总算到了家。尽管外面雪花飘飘,寒风刺骨,草苫房的屋里,灶火堂噼啪作响,炕上热乎乎的,我们一家人围着泥火盆唠嗑,奶奶讲着过去故事。她说:“九九有雪,伏伏有雨,来年一定是个风调雨顺的好年头。”奶奶的话是希望,是庄稼人的心声。

小时候的我,就喜欢落雪,喜欢大雪飘飞的样子、喜欢坐在窗前,看雪花一片片地竞相飞扬,落入门前的枝丫,驻足在静静的村庄。喜欢听踏雪的声音,吱嘎作响,更喜欢大雪过后,堆雪人、打雪仗、团雪球的场面,这些都是我童年最大的快乐。

初三的雪还在下着,不停地下着……它像一个个飞舞的精灵,落满了石阶、落满了房顶,与袅袅的炊烟共舞,演绎了雪落故乡的最美画面。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虽然雪的生命是短暂的,但它奋不顾身地飞扬,却又悄悄地融进故乡的土地里,给我留下了一份割舍不断的情怀。


【作者简介】:曹云贤(笔名:乡居),女,蒙古族,农民。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人,1989年鲁迅文学院函授结业,曾在赤峰红山晚报上发表过诗歌《故乡月圆》,喜欢文字,热爱诗歌,愿意用最美的文字,滋养灵魂。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9-23 13:10 , Processed in 0.174872 second(s), 29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