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m1947com@163.com

草原文化网-数字文化公共服务平台

这条路叫忠诚

2019-8-28 17: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0| 评论: 0|原作者: 王秀成

摘要: 1978年的春天,气候异常,持续低温的天气让草长莺飞、山花烂漫的季节迟到了。太阳好像并没有把这个如火如荼的5月放在心上,漫不经心地把满山遍野的杜鹃花儿叫醒,睡醒了的杜鹃花儿,争先恐后地姹紫嫣红,把这名不见 ...


1978年的春天,气候异常,持续低温的天气让草长莺飞、山花烂漫的季节迟到了。太阳好像并没有把这个如火如荼的5月放在心上,漫不经心地把满山遍野的杜鹃花儿叫醒,睡醒了的杜鹃花儿,争先恐后地姹紫嫣红,把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坳打扮得像出水芙蓉的大姑娘一样水灵妙曼。蜿蜒的山坳像跳动燃烧的火苗,红的闪烁,绿的晶莹,枝枝缀锦、朵朵流霞,妩媚嫣润娇艳欲滴。我独爱杜鹃,喜欢它如血一般浓重和殷红,喜欢它热烈和灿烂,喜欢它具有象征意义的激情。在这春到人间、山花烂漫的季节,本应该让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而我却无暇顾及,因为我已经接过父亲的锄头。在老队长的带领下,挥汗如雨的耪地,用每滴汗水落地的频率换取每日8分工的劳动报酬。仅管幼稚的脸庞被风吹日晒的黝黑,双手被紧握的锄把磨出了鲜红的血泡,每耪一锄都有揪心的痛,可是我是农民的儿,就得咬紧牙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土里刨食吃,没有任何理由不接过他们手中的锄头,更没有任何办法扔掉祖辈用来养家糊口的锄头,只有拼尽全力跟上老队长锄草才是最完美的诠释。就在我对人生的前途有了朦胧的理解的时候,大队老支书来到地头,告诉了一个令我兴奋不已的消息:“村支部研究决定,调你到村中学教学。”这已经是我高中毕业的第二年的春天了,高兴之余我首先想到的是从此我就要扔掉这祖辈传承的锄头了。

老支书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一定要好好地教,让咱这山坳里的孩子都有文化,山坳里需要文化人,更需要改造山坳的能人,咱这里穷就穷在没有文化上。”老支书的条件虽然不高,可是扛到我肩上却重如千斤,让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惶恐和窒息。为了跳出农门,我还是扛着这无形千斤重担走上了“孩子王”的路。

一晃40 多年过去了,这条路让我迷茫,失落,纠结,犹豫和徘徊过,可是我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也没有找到更好的理由和办法不走这条路。起初为了逃避繁重的体力劳动迷迷糊糊地上了这条路,经过跋涉的淬炼,体味了这条路不但充满苦涩和艰辛,而且常有荆棘和坎坷,值得欣慰的是我没掉队。在脚板与路的不断拍击中,清醒了,坚定了,甚至走出了浓浓的爱,深深的情。

80年代初,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如火如荼的农村改革给广大农民带来喜悦,也给广大民办教师带来了冲击,民办教师面临着是种地还是教书的严峻考验,要种地就要选择放弃,要教书就要选择清贫甚至举债。好多民办教师在改革面前都选择放弃,下海经商,种田养牧。我这个曾经逃避艰辛农活的逃兵面临的选择更复杂了。如果选择教书,就意味着一边教书,一边种地,也就是说我不但回避不了艰辛的农活,而且为了养家糊口还要起五更爬半夜地付出更艰辛的努力 。面对挑战我选择了迎难而上。命运好像有意捉弄我,让我啼笑皆非,刚逃避的艰辛农活又捡了回来。沉重的生活负担让我失去了很多生活的乐趣。很多农活都是在五更和半夜的时间完成的,我像一座上紧了发条的闹钟不知疲倦。上班时努力教书育人,下班时拼命种田。特别是看到人家的责任田里出双入对,而自家的责任田里孤雁单飞的一幕,纠结彷徨失落一齐袭上心头。妻子为了家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年轻的她由于繁重的体力劳动过早的衰老。两个孩子要上学,70多岁的伤残军人的老父亲需要照顾,有时候面对超负荷的压力心乱如麻,越捋越觉得渺茫,都不敢往深了想,有时候觉得这条路真的要走不下去了。可是进了学校看到那些渴望读书的眼神,老支书高瞻远瞩的嘱托又回荡在耳旁,这种想法就像风中的云飘忽而过,心里又晴朗了。

家与学校之间是一条1公里的崎岖的山路,30多年来寒来暑往。冬天寒风刺骨,夏天烈日炎炎,我熟悉这条路就像熟悉我的学生一样了如指掌,对它亲切就像对待我的学生一样和蔼可亲。

夏天路边的野花姹紫嫣红,那些我叫不上名字的山花,在微风的拂动下摇曳着。总能感到会有一阵阵湿润的水汽摩挲着我的面颊,轻饶着我的肩腰,路边飘来的野花的馥郁使我感到自己的身上仿佛与自然在同一脉博里跳动,同一音波里起伏,就连呼吸也变得无穷的畅快。蜜蜂彩蝶在花间跳着“8”子舞,山雀拍着温暖的翅膀驮着云儿飞翔着,我的学生也像山雀一样在身前身后唱着跳着,心中漾起一种无名的涌动,这才是人类生命,灵魂,情感和憧憬,世界最神圣温馨的写意。

我看到和听到了灵魂与生命的星座;爱情与力量的风帆;创作与享受的雕塑;历史与现实的交融;远古与未来的绝唱;悲烈与哀怨的低吟;潇洒与怡然的张弛;神仙与凡人的对弈天地自然的交响!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这条路不但越走越清晰,而且越走越甜蜜,成了我的生命路。从养家糊口的几分工分到人生的一种职业再到教书育人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期间的理解和感悟是脚板与小路互拍的升华。几十年来这条小路让我用饱满的激情迎过朝阳,也让落寞的沮丧送走过晚霞。特别是听到我的学生飘洋过海在国外深造,走上领导岗位当上乡长旗长,有振兴家乡的一技之长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心灵的慰籍。当他们在家乡带头成立种植,养殖合作社引领家乡人脱贫致富,让山村变富了,我就更加理解和赏识我当初的选择,更加感悟教育在党的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中的中流砥柱的作用。

虽然我没有大把的钞票,更没有呼风唤雨的权利,可我的教育链条在中国梦的大机器里发挥了有效的传导作用,是钞票权利无法比拟的。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在这条路的匆忙奔走途中,我也由一名高中毕业生通过自学成为一名汉语言文学的函授大学生;由一名“孩子王”变成一名优秀的教育工作者和光荣的共产党员。光阴荏苒,40多年来在共和国的翻天覆地的巨变中,我默默无闻的坚持着。正像古希腊大哲学家苏格拉底每天甩300下胳臂的实验,谁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赢家。去年我受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颁发的山村教育30年奖。一路走来虽然没有鲜花和掌声,但确确实实把青春和梦幻留在了山村教育上,用一生的守望,换来家乡的富裕和文明。

几十年来我在学生的朗朗的读书声中渐渐的变老了,不断地探索教与学,由一名民办教师转成公办教师,工作的学校也从校点转到城镇。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回想当民办教师的那段经历,感慨万千。那时收入微博,有时连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生活拮据寒酸到一定程度。这条路虽然不像别人那样有滋有味轰轰烈烈,可是我手中的笔曾述说过青灯黄卷的漫长艰辛与孤寂,抑或书写过晚风斜阳的片刻宁静与惬意。在斑斓的社会中苦中找乐,找到了人生的定位。从参加工作时就喊忠诚党的教育事业,说实在的虽然喊忠诚但真正啥叫忠诚,那时是朦胧的,直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时候,才真正懂得忠诚的含义,用一生的心血走的这条“孩子王”的路不就是忠诚吗?

QQ|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市场合作|联系我们|小黑屋|草原文化网 ( 蒙ICP备05006405号-3  

GMT+8, 2019-9-23 12:42 , Processed in 0.149744 second(s), 29 queries .

主办:赤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www.m1947.com

返回顶部